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煮茶论命-兼容并蓄,容纳百家!

 找回密码
 一起煮茶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897|回复: 6

[八字] 宝鉴例释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4-27 01:31: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徐乐吾序言
本编以《造化元论》为蓝本,命造千变万化,不能出其范围,合此则贵,不合则贱,引证之命造盈千,未便一一列入,学者能够与《造化无论》参看,细心体会,练习纯熟,则取用方法以及格局高低,自能了如指掌,法则虽备,非用一番功者不能运用,勿以自己推求失精,而疑方法未备也。
林真的话
这是命学前辈徐乐吾先生的笔记,对于十干取用,议论极为精辟。这本笔记,据吾师丸山先生说,是徐氏论命时的主要参考,一向随身携带,不欲示之。徐氏死后,丸山先生自徐氏后人手中,以重金购得。于是这本笔记又成了丸山先生重要参考书之一。丸山先生说:“此是一代命学家之心血所在,虽有不足及错误之处,但不失为一部珍贵之要籍!”
七政四余果老星宗http://www.guolao.net
 楼主| 发表于 2009-4-27 01:32:1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论木

第一节  木性

木性腾上而无所止,其气散泄而无所收束,而金性收敛,具肃杀之气,木得之,则有惟高惟敛之德。木重用金,但仍不离土,土重则根深巩固,土少则枝茂而根弱。木亦赖水生,少可滋润,但多则飘浮而反碍其生长。
木有活木及顽强木之分。以十二官方位论之,甲戌、乙亥,木之源;甲寅、乙卯,木之乡,甲辰、乙巳。木之生,以上皆为活木也;甲申、乙酉,木受克,甲午、乙未,木自死,甲子、乙丑,刑克木,以上皆为死木。活木见火而成通明之象,遇金则自伤;死水见火则**,但遇金则可成栋梁之器,遇水返化其源,其势尽也。
春季之木,因余寒未尽,喜有火温暖,而有敷畅之美,借水资扶,无干枯之害,但初春阴浓湿重,水不宜太盛,否则根损枝萎,故水、火两者,要互相配合,既济方佳。春木见土,多则损力,少则财丰。见金则忌金重,招伤残克伐,一生不闲,若木旺(仲春)见金则佳,可终身获福。
夏委之木,根干叶枯,故必需要水以滋润,诚不可少,切忌火旺而招**之忧。夏木之土,宜薄而忌厚重,厚则为灾咎。夏木用金,非取其克,乃用以生水,因无源之水易涸。
秋季之木,因天气渐变凄凉,而渐形凋败,初秋时,火气未除,尤需水土以滋润。仲秋时,木或有结果实,或因生机内饮,残枝败叶,有碍生机,故须金以修削。至霜降后,不宜水太盛,水盛则木飘,寒露则又火炎,火炎则木实。
冬季之木,盘屈于地,最需要火暖之,而土亦能温木,故不可缺,金之气泄于水而无用。


第二节  甲木选用法

正月甲木(初春)
三春甲木,初春、仲春、暮春言之。初春者,立春至雨水为止。仲春者,雨水之后,谷雨之前两个月是也。暮春者,谷雨之后也。
初春余寒犹盛,木甫萌叶,得阳和之气则繁荣。阳和,丙火也,故必以丙火为用,如柱见二一点癸水,配合中和,富贵兼全之命,倘无丙火,以为平常人物也。无丙,丁亦可用,但不如丙火之有力。
春木当旺之时,决无从化之理,故金多不能从杀,土多不能从才,见己土并透不能成化气格。见金必须用火制之,不能用水,盖春木当旺,毋荣印生;见水多,阴浓湿重,反损其根,金多无火而见水下格也。水多必须取戊、己土制之,更须有火温暖,水多无火土,名“水泛木浮,死无棺椁”。有土制水而无火,亦非上格。如见土多,初春嫩木,不能克土,又不能从才。如再见二一点金,则更弱矣,名“财多身弱,富屋贫人”,言财虽多,无力以支配之,则不能享其财也。

二月甲木
仲春阳和日盛,丙火已非需要,用丙必须支有癸水配合,水火既济,方为富贵之命,否则,泄气太过,水火伤官,人虽聪明,但常多疾病。仲春水火通明,乃用丁火而非丙火,盖初春除寒犹存,调候为急,故宜用丙。仲春木旺泄秀,则宜用丁,为“伤官生财格”,木火文星,必为文学词臣;但不可见癸水出干,伤丁火用神,见癸水,一迂儒耳。或支多癸水,虽不出干,亦困丁火,奸险之人也。
仲春水旺乘权,用庚金为最上格局,庚多用丁火制之,为“伤官驾煞格”,庚少用戊、己生之,为“才滋弱煞格”,原命火旺,行金水运亦发,盖阳壮木渴,得水润之,亦是美运也。但用“伤石驾煞”,不可见癸水伤丁,用“才滋弱煞”者,不可见丁火生庚,犯之皆为下格。
支成金局,必须用火破金,否则,木嗡金伤,残疾夭折之命。
支成木忆,有庚方能取贵,木旺得二庚者,大富贵。甲木不取曲直为“仁寿格”,无庚克制,又无丙丁泄之,名“旺极无依”,男主孤独,女主孤寡。
支成水危,必须透戊土,方为贵命。无戊,水泛木浮,下格也。
以上正、二月一理共推,二月月令阳刃,见庚金为“煞刃格”。刃旺煞弱,见才(土)滋煞,权威万里,无财不过异途武职。若再见癸水(印)化煞生刃,光棍命。阳刃乘旺,若见重刃,必定遭凶,煞重不可性格横暴。

三月甲木(暮春)
墓春木气将竭,土旺秉令,湿木培根,阴浓枝茂,全恃配合以取贵。木气已老,宜刚庚金斤鉴,火气将进,宜见壬水润木(戊土当旺,见癸防合戊化火,故用壬水)然庚、壬两透,亦不过中等格局。更见丁火,丁、壬有相合之情,暗助木气,大贵之格,非取丁制庚也。若见丙火,则不用庚,戊土当旺 ,取食神生才,丙、戊得地,亦大富贵之命,若干透二丙,支藏庚金,用庚而不能尽庚之用,斯命如钝斧无钢,无用之人。
三月木盛无庚,但见丁火,不作木火通明论,平常人物。
支成金局,方用丁破金。前言庚壬丁并用者,乃取丁主调和,暗助水气,仍用“木煞”,非用“伤官制煞”也。宜知。
四柱无比劫印印绶,支成土局,则为弃命从财,月时干透己土,从化更真,因人而致富贵,大得内助之力。若见二一比劫,名为“混夺财星”只作财多身弱看,男命财多身弱,劳苦奔波,妻子主事。女命财多身弱,女掌男权,贤能有力。
凡生于四季月,皆须分上下半月推之(三月以谷雨前为上半月,谷雨后为下半月。)如生在两气交脱之际,尤宜知抑扬之法。甲生于三月末,相近立夏火气已进,亦可专用壬水。壬透者,才学必富,如生于南方分野,当以贵断之。

四月甲木
四月甲木临于病地,丙火司权,根枯叶瘁,必须用癸水润泽,根润枝荣,见一点丁火泄其秀,自是上格,此木火真伤官,所以必须佩印也。无癸用壬,但壬、癸至四月为绝地。巳宫火土临官,火炎土燥,滴水入之必干,更须见庚(巳中庚金为火所制,不能生水),化土生水,则癸为有源,故癸、丁与庚齐透天干者,大富贵之命。重在癸水印绶,必受荫庇之福。若癸藏支,庚虽透不过,富中取贵,无癸用壬,无庚用辛皆不过一富,若无壬、癸,虽见庚、丁,无所用之。
夏木用庚,专取煞印相生,余格皆不取,若庚多,甲反受病,有壬水化煞,虽不为害,终不安分,有荫庇而不知安享者也(煞旺故不安分,有壬故有荫庇)。有丁火相制,稍有富贵(仍用壬水),金多火多故为下格。

五、六月甲木
五、六月甲木,在芒种、夏至、小暑三节,与四月一理共推,木性干枯,以癸水为主要用神,庚为辅助(详见四月)即使原命无癸亦要运行东北。行南方运,名“伤官见煞”防不测之灾。但四月、五月甲木,有一变格,勿须注意。如满盘丙火,又加丁火,不见煞印,木火伤官变为炎上格,反为贵格(看法同炎上,详五月丙火)。岁运不可见水,若四柱见一点壬、癸水而无根,又无官煞相生,不碍其变,盖滴水之气泄于木,见火旺熬干,不破格局,若运又逢金水(西北方)必贫夭死。
六月大暑之后,丁火退气,金水进气,见癸,名“三伏生寒”。如四柱木盛,宜取庚金为用。己土当旺,自能生庚金也。(才滋煞格)如见庚金多,则取丁火制煞为用,(伤官驾煞)原命巳、午丙火,不必定要癸水,方始富贵,但庚、丁二者,亦要停匀,一庚一丁,定许成名,若庚少丁多,制过七煞,平常人物;用庚金者,亦以独煞为贵,若煞重身轻,运又不助,可以小富。
四柱多土,切勿轻作从化看,盖六月巳土当旺,未化木库,中有乙水能制巳土,非干透戊土,不能从才,非支见辰字,不能化土。
月令透巳,时见戊辰或甲、丙两巳,支见辰字,名为“化合逢时”大富大贵,名利两全。若两己一甲,或两甲一己,妒合争合。皆属平庸之辈。化气不成,同才多身弱专用比劫。“从才格”不见戊土,乃是假从,盖才多身弱,从而不从世,其人必丑弱怀内,非印比为助,一生贫苦。六月土旺,可单用比劫,五月火、土并旺,非兼用印比不可。

七月甲木
甲木至申月,绝地死木也,“造化无论”总论云:死水得金而造,庚辛必利,庚金为当旺之气,立庚为用,固无疑义,但庚金太旺,不可无丁为制。申宫壬水长生,水能生木,绝处逢生,甲木外象凋残,生气内敛,明乎此,方言秋木用金之法。七月甲木休困,庚金得禄,见庚出干无丁为制,必伤甲木。有丁则金木成器,月令壬水长生,暗滋甲木,不怕庚旺,庚金乘权,不怕制重,行“金水运”,必然大贵。但不可无丁,若无丁火,则煞印相生,一寻叙富格耳。倘庚多无丁,甲衰弱,残疾穷困之命也。丁透庚不出干,亦不过录常小富小贵。
以上言丁、庚相制,用印煞无丁用丙,但不如丁火之适当矣。
若庚多,又见戊、己,申宫壬水与土相和,培植甲木之根,而不能化煞。专用丁火,剥金暖土,为“伤官制煞格”,必然大富。见二丁制当旺之庚,运行东南,必然富小取贵,此命用在丁火,初秋火有余气,喜水土相资,故主富。庚金当旺,丁火制煞得力,故兼取贵。若丁火藏支,即富小贵轻矣。倘见壬、癸,损伤用神,终难显达,虽有戊、己为救,亦非上格。戊、己去水存火,虽可言贵,用财破印生煞,只恐因贪致祸。以上言用丁火制煞。无丁用丙,若丙、丁太过,制过七煞;亦可用才滋煞。
申富金水丁生,四柱虽庚多热火,不能作弃命从煞论,必须戊土制住壬水,方可言从煞也。

八月甲木
甲木至酉月,休困无气,全恃配合得宜以取贵金神当旺,不可无火以制之,一丁一庚并透,支藏癸水,润木之根,必然贵显;无丁用丙,亦富贵两全,盖气候渐寒,甲木虽用阳和也,若见癸水出干,伤克丙,丁,便是常人。
以上论“食伤制煞”,金神秉令,不论庚、辛,俱要有火制之,甲木休办地支,须有寅、亥或水、土培值,方能用“食伤制煞”,金水两透方为上格。
若支成金局,庚、辛出干,必然木被金伤,残疾夭折,即使有丙、丁破金,甲木衰弱,克煞交加,亦主老来暗疾。
若支成火局,月令金气暖伤,而不能用,见戊、己出干,格局转为食伤生财,便是富格。地支须有二一点水,暗藏润水为佳。
若支成木局,比劫并透,反取庚金为用,宜四柱行丁制木,而行庚金旺运。

九月甲木
甲木至戌月,木性枯焦,惟持配合中和,方能取贵,戌为戊土,又为火墓,土燥木枯,不能无壬、癸润泽。木喜阳和,又在秋冬之际,亦不可无火为配合,有水有火,水性不枯,见戊己出干,中等之贵。如见四柱水多。通根支下,而见庚金出干,方为上格。用庚者,忌丁火伤用。若庚多,又以火制煞为奇。凡甲木生于四季月时值土旺,总不外争用庚金取贵,譬如木为犁咀,安能疏土,特四柱总不可无丙、丁,癸水以配合之。木性枯寒,重在水润其根,火暖其气,运行东北,木气生旺,方能取贵。土润木生,用取伤官生财,亦可云富贵,盖了、戊皆戌宫,有用之气也。若一派丙、丁,地支又会火局,枯朽之木,虽有庚金,亦何能为。无水为救,孤贫下贱之命,男女一理。
季月土旺用事,则多财身弱,专用比劫,格局清纯,亦有富贵寿老者。财多用比,行身旺运,本是勤劳致富之命,独有季月财多用比,亦可取贵。如一造甲辰、甲戌,甲辰、甲大元一气,闺阁之命也。若财多无比劫,定作弃命从财论之。

十月甲木
亥宫甲木长生,壬水临官,水旺泛木,甲木难生,故必须先看戊土;木得阳和之气,则萌芽怒茁。故次看丙火。丙、戊两全,木气生旺。然后能用庚、丁,盖甲不离庚,庚不离丁,一庚一丁相制,自然大富大贵。如见甲多破戊,即是平人。冬月水旺,金气泄弱,倘无土相生,金难克木,故见甲多者,庚金必须得土逢生,方能制之,得庚戌透者,虽比劫多,亦必富贵而寿。
无庚用辛,无丙用丁,无戊用己,但力薄耳。亥宫为甲木长生之地,但兼水旺,故未见库会局,或己土出于,甲木即转为生旺。

十一月甲木
三冬寒木向阳,丙戌不可少也,无庚而见丙、戊,亦必贵显,即使以庚金配合取贵,亦宜运行生旺之方(东南),忌死绝之地(西北)。
丁为贵,独有生于三冬及初春,可以无庚,不可以无丙,即使用庚、丁,亦必以丙、戊为佐,丙戊并须通根寅巳,方为有力。盖比劫虽多,总属寒木,运程总宜东南,特以庚、丁配合取贵耳。金水为忌神,若壬、癸山干,支成水局,水泛木浮,无戊为救,必致死无棺椁。有丙无戊,丙火为壬、癸所困,亦难显达。如壬辰,癸丑,甲辰,己巳,丙戌得禄,富与贵兼。又一造,丙寅时,丙火出干,为壬、癸所困,无戊为救,富贵皆遂,尤幸寅宫丙火可用,亦不失富贵,此两造虽为十二月,与十一月同论。

十二月甲木
甲木至五月,虽是冠带之地,但天寒地冻之时,木为寒气的束缚,生机受阻,不可能丙。生于大寒前,干透庚、丁,暗藏丙火者,大富大贵。无丙,支见午、戌会局者,亦贤。大寒之后,戊用丙、丁,更宜支兄寅、巳,二阳进气,木火将旺散也。
或见比肩多,发丁之焰,丁用专丁火,亦必贵颢。但日元总宜临宜辰生旺之支(甲寅,甲辰),不宜丑、戌死绝之地(甲丑,甲戌),如柱见水多,困住丁火,常人。(甲子日见寅时,亦以生旺论)。


第三节  乙木选用法

正月乙木
甲、乙同为一木,而有进气退气之不同。乙木本性衰退,故不离生扶,得癸水润其根,丙火暖其气,则木荣矣,即使别取用神,并不能离生扶之意,木以支见亥、卯、未为上,若临巳、酉、丑,则不能无水火为用也。
正月犹有余寒,无阳和之气,木不繁荣,故以丙火为先,喜癸润泽,癸多,又虞阴湿,损木生机,故只宜少癸为佳,丙、癸两透,富贵天成,若有丙无癸,虽然有烫于时,难期显达,丙多无癸,阳壮木渴,名为春旱,独阳不长,用土泄火之气,不过粗俗浊富之人。乙木得润已足,癸多又为困丙,终为寒土。
总之正月乙木专用丙火,丙多则用癸水,见庚辛金,必须用火制之,用水化金或癸巳多见,皆非上格,无丙、癸,见丁、壬化合助水,阴阳和谐仍为有益,仍取丙火为用。

二月乙木
二月乙木虽月令建禄,仍不能离丙、癸为用,阳气日盛,乙木渴竭,不能无癸,木喜阳和忌阴湿,不能无丙,故阳壮者用癸,湿重者用丙,丙、癸相济为用,富贵无疑,无丙用丁,亦“水火通明”,水多困丙,戊多化癸者下格。
支成木局,不见庚、辛,为“曲直仁寿格”,癸透者,勋业盖世,丁透者文学词臣,金专长玉振斌云“曲宜兼资乎印绶,仁声播九霄以无穷。”二月阳壮木渴,见癸则富贵地位,俱臻上乘。
春木见金,总宜火制庚透隔位,支下无辰,乙庚不化,得火制之亦可取贵,若遇庚辰,四柱无丁破庚,乙木轮情,不能不化,月令建禄又不能化,便是下格,(合而不化,名若假化。)用水化庚金者,亦是下格。

三月乙木
三月丙火进气,阳气愈炽,必须先看癸水,丙照癸滋,富贵两全,但不宜己、庚混杂,单见庚金,为“伤官见官”,用在伤官,虽不显达,犹主有小富贵,若庚己并见,泄伤生官,乙、庚贪合,而官又被伤,决为平常之人,乙木不宜用庚金,或干透己、庚,财官并美,而支见巳、午,不伤官星,运行南方必富贵,但乙木贪恋才官,不顾用冲,共人必贪财恋位而忘义,为卖国卖友之流,故三月乙木无丙、癸者下格,见庚,己混杂者,亦为下格,支会水局,干透壬、癸,水旺泛木,必须用丙、戊,以戊制水,木向阳和,可得异途功名,(癸多无壬而见辛,亦作水旺看。)无丙,戊,离乡之命,不特贫贱,且防不寿,无戊见己,制水无力,只恐有志难达。见庚辰时,化金失时,小富贵,两见庚金,妨合不化,贫贼之辈,得丁火破之,可以一富。

四月乙木
四月丙火临官,木性枯焦,专用癸水,但癸水已至绝地,巳宫戊土又旺,火炎土燥,无根之水易涸,必须庚、辛生之方为有源之水,以金化土生水,以水制火存金,相互为用,必然富贵两全,若无金相生,虽有癸水,不过小富贵,更须“金水运”扶助方妙,土多田癸,贫贱之人,火土太多,熬干癸水,瞽目之流。
总之四月乙木,川次,癸为上,闲次,壬次之,除金水外,无别种用法也。

五月乙木
五月火旺土燥,禾稼皆枯,夏至之前,同四月,专用癸水,庚、辛为佐。夏至之后,一阴已进,如柱多金水,可用丙火,否则仍用癸水,癸透有根,有金相生,源源不绝,必然富贵,无别种用法也。

六月乙木
夏木枯焦,专川癸水,同五月乙木,但三伏生寒,如四柱多金水,可用丙火,若支成木局,丙、癸两透,大富大贵,照癸者常人,运不行北,困苦一生,癸水忌戊、己杂乱,丙火忌辛金相合,若见戊、己、辛合伤用神,便是下格,如见戊、己,当以甲木为救,得丙、癸、甲齐透,虽不富贵,亦有声誉地位,丙、癸相济为用,无丙见丁,亦属常人,无丙、癸,见丁、壬丁合,暗助本气,虽不富贵,可保衣禄,丙见辛合,非**即赌,终难承受家业,更见戊合癸,奔流离乡之命。
一派乙木,不见丙、癸,名乱臣无主,平常劳碌之人,更加支藏辛金,闲云野鹤,僧道之流。
一派甲木,无丙、癸,此人一生虚浮,得一庚金破甲,其人虽有作为,不免因酒色败德,不修品行。四柱多土,无印与比劫者,当弃命从才,富大贵小,异途功名,得内助之力,一见劫印,只作财多身弱看,富屋贫人,有甲破土,福寿有之。

七月乙木
申月庚金司命,壬水长生,庚虽输情于乙,而天干之乙,虽合支下之庚,金气太旺,乙必受伤,壬水不能生木,况申月木气已绝,虽见丙、癸,木不繁荣,必须有己土污金,庚金见己,失其刚锐之势,己土混壬,则能培木之根,更见丙火中出干,自然大富大贵,己不厌多,有癸透更妙,丙为用,己、癸为配合,兄亥、寅、卯、未等支,乙木通根 ,格局更为完美,无丙、癸,专用己土,亦为富贵之命。
癸透无丙(或山藏),取官印相生,用癸水不用己土,虽非上格,亦不失为俊秀之上,但不显达耳,庚多无癸,或支藏癸,俱愿平常人物。
见庚辰时,从化及时,大富大贵,凡从化格局,但取生我气之神为用,如化金者,戊作用神,忌丙、丁煅炼破格,并忌刑冲破害金局。见刑冲破害 ,即是丙丁破格也。

八月乙木
酉月辛金七煞秉令,木气衰绝,乙木虽不畏克,总以通根寅、亥、卯、未等支为妙,用不离丙、癸,生于秋分前,癸水为先,生于秋分后,又当先用丙火,丙、癸两透,科甲名臣,见戊杂出,异路显宦。
生于秋分前,无癸为枯木,故用壬水,否则,枯木无用,平常闲人,多见戊、己,亦为贫贱下格。
生于秋分后,有丙无癸,可许小富贵,有癸无丙,名利皆虚,丙、癸藏支,庸中佼佼者,流无丙,癸下格,若癸月藏支干透丙火,名木火文星,定主上达。
支成金局、辛金出干,宜用丁火制之,更见癸水,如子得母,癸水生木,丁火制辛,功名富贵,俱臻上乘,无丙、丁,水被金伤,残疾之人,有癸出干,而无丙、丁,终身儒士,运不行南方,总难显达。

九月乙木
九月木性枯搞,赖水滋养,故以癸为先,四柱有丙,丁配合,支冲生旺方为上格,如见甲与寅字,名“藤萝系甲”,作甲木看,弟从兄义也。(参看甲木九月)
土燥木枯,必以癸水为用,又过辛金发其源,科甲显宦,有癸无辛,常人;有辛无癸、贫贱。无癸、庚,用庚、壬亦可,格局较小耳。
支多湿润,干透庚金,宜丁火制之,用丙火不如用丁火为贵。
四柱多戊、己,作从才看,一见劫印,便作财多身弱论。

十月乙木
十月木有生气,寒木向阳,必用丙火,壬水司令,必用戊土,丙、戊两透,定许贵显,有戊无丙,或支藏丙,运行南方,火、土以补其缺,亦有禄位,盖十月水旺乘权,乙木性质飘浮,如无戊土制水,必为游闲之人,无戊,不得已用己土,妻子难全,若仅亥宫一点壬水,则又不必见戊;寒水向阳,专用丙、丁可也。
多见戊土,亦不为妙,乙木无力,不能克制戊土,得甲制戊,可许能士,但比劫争财,虽善运用,不免来多去少,总须有丙、丁化劫生财,方许富贵,甲多壬多而无庚、丙、戊者,总非上格,男女一理。
支成木局,“曲直仁寿”失时,旺同春木,不宜再见癸水生之,得丙、戊出干,可许富贵,与二月“仁寿格”有不同。若照丙、戊,得力在时上丙戌又一造,乙丑、丁亥、乙未、己卯,无丙、戊而见丁、己,虽五福三多,终为乡农之命,而不贵也,总之十月乙木,不能无丙为用。

十一月乙木
仲冬碍寒凛冽,乙木枝叶皆悴,非和阳和解冻,木无生意。忌癸水出于冻木,专用丙火,见丙火干透支藏,定为显宦,丙火得地,即不出亦为富贵之命。
忌见壬、癸破丙,必须戊、己为救,寒水向阳,仍以丙火为用,有戊无丙,不免贫寒,人南方运,稍有衣禄而已,支成水局,干透壬、癸,无戊出救,夭折之命。
无丙只能用丁,但丁火为灯烛之光,岂能解严寒之冻,无用之人,若一派丁火,必须见甲,则妻贤子孝,芝兰绕膝,无甲引丁,奸险之人,孤鳏到老,因乙、丁皆阴柔故也。生于冬至后,一阳来复,支成木局,见丁火出干,亦有衣禄。
冬月水旺,见己土出于,又丙火透者,大富贵,即己土混壬之意,参看十月丙火节。

十二月乙木
寒木向阳,专用丙火,与十一月同论。
一派戊、己,不见比劫,作从才论,但从才亦不能无丙火,无丙则寒土无生意,亦难取富贵。
戊多见甲,专用丙火,虽非巨富,亦是富有之命。
凡乙木见甲,即以“藤萝系申”论,参看甲木用法。
 楼主| 发表于 2009-4-27 01:33: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论火

第一节  火性

火仍热和光所组成,木能生火,火无木不能燃,故木为火之体也。另火无水则太烈,太烈则伤物,火多则不实,需以水制之,故火以水为用。而总论火性,与金、木,水、土,要互济为用,以中和为贵。
春季之火,因经时木亦旺,喜得木生扶,但不宜过旺,旺则火炎,欲水以济,但水又不能太盛,否则便浪费了春日阳和之美。春火用土,亦以中和为贵,土盛火少,则晦火之光,土少火盛,则火炎土燥,生机尽灭。而金在春季,气势微弱,虽多亦难田火,火克金则游刃有余。
夏季之火,秉令乘权,炎炎之势,需以水制方免**之殃,不可用木助共烈炎,遇金则治熔成器,必为巨富之格。得土能泄火之气,成“稼穑格”。总论夏火,不能无水。
秋季之火,气势渐退,得木则有复明之象,遇水则有损灭之殃,遇土重则掩息其光,金多则损伤其势。
冬季之火,体绝形夭,遇木生以有救,遇水克以为殃,宜见土制水,冬火非但不能克金,反因身弱而受困。总论冬火能离木也。


第二节  丙火选用法

丙火喜壬水为用,丙为太阳之火,壬如江湖之水,水辅阳光,气象澄清,见癸如云雾蔽日,不雨不晴,故见壬为贵,见癸不贵。土多泄火之气,则失其威,晦火之光,则失其明,不威不明,多为成慈,然食冲生财,转为富格,庚、辛(才)、甲、乙,(印)为壬水之辅,煞旺宜印化,煞轻宜财生,但忌辛出干,丙、辛相合,有贪财忘用之病,四时皆不离此用法。
三春丙火,阳回大地,侮雪欺霜,正二月时逢木旺,通水火之情,见壬水“天和地润”,既济功成,但壬水临干病死之位,故用壬水,取庚为佐;三月土旺乘权,虽柱不见戊,无形之中,自有晦火塞壬之病,故用壬水,取甲为佐。

正月丙火
正月三阳开泰,丙挟木气以惧来,专用壬水,庚金为佐,壬、庚两透,定为显宦,壬透庚藏,亦有恩卦,壬透无庚,支见寅巳,身旺任煞,假煞为权,虽无庚金,显职可期,且其人光明磊落,英才迈众;若丙少壬多,煞重身轻,必须有戊制之,有戊制壬,四柱更见二一比肩,大富大贵,盖用食神制煞,必须身强,方为贵洛,如煞重身轻,而无食冲为制,斯人笑里藏刀,流氓光棍之流。正月丙火用金,寻常人物,时、月无透庚金,无辛混杂,不失儒秀,四柱水旺,用庚金破印者,亦为清贵,两透辛金,丙火贪合,昏迷酒色之人,女命一理。
支成火局,甲木出干,不见壬、癸,名“炎上格”,但支成不得令,运行东南富贵,西北孤贫,一至水乡破格,不死必有灾咎,见戊出干,晦火光明,富而不贵,甲不出干,难成大器,如一造戊戌、甲寅、丙午,戊戌,虽上成格,见戊晦光,不贵,喜甲水出于,运行东南而致富,盖食神生旺,自能生财也。
总之,正月丙火,专取壬水,支成火局,见壬水则清而贵,无壬,始用癸水,略富贵,壬、癸要通报旺相方妙,壬、癸俱无,取戊土泄火气,不得已之用也,丙火无壬,多主贫晓,用癸无根,定主目疾。
正二月丙火,不宜透辛,羁合日主,亦不宜透丁,羁合壬水,藏支不合,则无碍。

二月丙火
二月阳和日盛,专用壬水,壬透加以庚,辛生助,贵显无疑,即壬藏支,有金生之,亦不止秀儒,盖卯月为水之死地,照金相生,气泄于木,则水为抚力,不足以成既济之功也,无壬用癸,用壬忌丁火化合,戊、己伤用。
如无壬,癸,始用己土泄丙火之气,但土晦火光,不能成名,伤官生财,衣禄丰饶。基壬水太多,支成水局,则用戊土制之,水垣正印秉令,身旺取食制煞,必显达于异途,如干支不见一戊,加以金多生水,奔流下贱之命。
无戊,用辰、戌之土,辰宫戊旺癸墓,生于春夏,贪合而化,不能制壬,不过衣禄常人,难丰显达也。
若戊土多兄,当取煞印为用,以壬煞为癸,取月垣卯印,制食(戊)护煞而生丙火,喜行东方水运,火土运均不吉,更见土年运即死。
丙子日辛卯时,贪财坏印,难成祖业,苦得两重丁火破辛,壬水得位,亦主富贵,并主多妻妾子女,如丙子日,月时两见辛卯,名为“争合”,无丁破辛,必主酒色昏迷,破耗祖业,行丁破去一辛,不致争合,但用子癸官星,而官泄于印,日主恋财,亦寻常人物也,支见卯、未会成木局,则子、卯不刑,但日主向财而不向官印,为不显用神,其人性情反覆奸险,虽有官禄名利,不脱奸诈之性也。

三月丙火
三月丙火渐壮,水辅阳光,以见壬水为贵,土旺秉令,虽戊不出干,无形之中,自有晦火塞壬之患,无甲为辅,丙、壬之气不清,不能取贵,若干见四库,土气暗旺,更不能无甲,不论身弱身旺也。
壬、甲两透,富贵显宦,壬透甲藏,破土之力不足,富大贵小,有壬无甲,或有甲而见庚金破之,皆不可有能儒士,有甲无壬,劳碌小富,无甲无壬,贫贱下格,用壬、甲,见丁合壬,己合甲,皆足以破格,常人而已,无甲用庚助壬,又能泄土之气,但须身旺,方能以才滋弱煞取贵,若支成水局,宜用戊土,不能用壬,亦不可甲破戊,戊透无伤,稍有富贵,戊藏,则常人也。

四月丙火
三夏丙火,炎威灼烁,专用壬水,取庚为佐,见申、亥皆为壬水得所,然申官长生之水,中有得禄之庚金相生,亥宫壬水,四月与亥冲,戊土四克,五月午宫丁己,与亥宫壬、甲相合,六月亥、未会局,木旺泄弱水气,皆足以损伤用神,故用亥宫之壬,不如申宫之壬为得力也,大暑之前,专用壬、癸,水旺通根,即以取贵,大暑之后,土旺秉令,用壬不可无金为佐(大暑之前朽如见土重,亦不可无金为佐)。阳刃合煞成权万里,专取煞刃两停,丁卯、丙午、丙子,壬辰,煞刃势均,贵为巡阅使,若阳刃太旺,名“阳刃倒戈”,非常善终之命,七煞太旺又为阳刃太重,无戊为制,光棍盗贼之流,以上三夏通用之看法。
四月丙火,月令见禄,炎威莫当,专用壬水,无壬名“孤阳失辅”,难透清光,然巳为水之绝地,非有庚金相生,无源之水易涸,巳宫庚金为火土所逼,不能生水也,故庚、庚均须出千方妙,庚、壬而透,不见戊巳克制,名曰“日照江湖,辅映相辉”,不特高官厚禄,而且名闻四海,庚、壬不透,用申中庚、壬,亦不失富贵,若用亥宫壬水,无金相生,不过儒秀能士,富贵皆轻。
无壬,故用癸水,庚、癸两透,贵轻富重,壬、癸俱无,不止贫贱,且恐夭折,男女一理。
若一派庚金,不见比劫,名“火长夏天金叠叠”巨富之命,但不贵耳,见火出干,比劫争财,反为贫困。
丁火出于,柱见午字,更得壬透煞刃两停,名“阳刃合煞”,威权万里,(见上)若壬水过多,名“阳刃煞重”,光棍之流,须戊土为制,盖巳月丙火建禄,身强煞旺,必须取食神制煞,不能用印化煞,若支成水局,两壬出于两无戊制,盗贼之命,见戊土制煞无力,亦是下践鄙夫,见财起意之流。

五月丙火
五月丙火,阳刃秉令,火旺愈度,得二壬一庚出干,方为上格,切忌戊、己克制,一壬无庚,运行西北,亦不失富贵,见戊、己出干,加以丁透合壬,便为常人。如不透庚、壬,而得申官长生之水,济之以坐禄之金、至妙,可人词林,干土虽不克支水,但见戊、己盖头,便为异路富贵。
支成火局,四柱不见金水,而透甲、乙,乃炎上成格,进行东南,大富大贵,干透戊、己,格局转为火土伤官,土晦火光而生财!不富而贵,亦宜运行东南,行西北运,拘谨迂拙,见水必生灾殃。
总之五月丙火,见庚、壬两透,富贵非轻,但金水俱弱,须运气相扶。
庚、癸两透,衣禄饶裕,富中取贵,若有一点癸水而无根,火土重毋,必为瞽目之人,火、土轻者,无日疾。

六月丙火
大暑之前,与五月一理共推,支基见午,干透丁火,必须用壬制煞刃,壬水更宜有庚金相生,则为大富大贵,偏轻偏重,皆不以贵取,或丙火临生旺之支,见一煞独透,通报支下,亦为贵格,不宜戊土克制;见己土混浊,便是常人。
小暑之后,土旺泄气,金水并进,三伏生寒,火旺用壬,必取庚金,比土为佐,如壬水旺,则当以甲木为助,制伤化煞,格局乃清,运入东南富裕,西北贫困。
六月炎旺土燥,更见甲、乙出干,切不可急视,盖火土伤官佩印,体用同为月令之神,乃大贵之格,惟火土燥烈,木枯则折,行水乡润木,方为奇贵,如木不出干,戊、己叠透,用神多者宜泄之,见金泄土之气,便是富格,如戊戌、己未、丙子、庚寅,富命也。

七月丙火
七月壬临丙地,日近西山,见土易晦,专用壬水,辅映太阳光晖,若原命有甲木生助丙火,用申中长生之水得禄之金,才资煞旺,必贵无疑,壬多,宜见戊制,身强以才煞为用,身弱以印为用,所谓众煞猖狂,一仁可化,亦为愿宦,见癸合戊,或仅申中一壬而见戊制,皆不为贵,戊土去水生金,格局变为食神,乃富格也。
壬、戊并透,支见戊多者,同以“食神生财”论,如壬寅、戊申、丙寅、癸巳,戊土逢生得禄,制过七煞,加以寅、巳、申刑合,专用庚金泄土气,富而不贵,凡丙火见戊,无甲破土者,大都取富不取贵,土晦火光明故也,或见一派庚金,不见比印者,安命从才,奇特之格,才旺生官,多依亲戚进身,异途显达,富中取贵,见辛化合,不如从才。

八月丙火
八月丙临死位,日近黄昏,余光存于湖海,仍用壬水辅映、如丙火多见,通根寅、巳、午支,则一壬高透为奇,无壬,癸亦可用,但发不久。若丙少,又无生旺支神扶助,则必须用甲木比壬生丙,方为贵格,土多困水便以“食伤生财”论,富而非贵,见辛出于,地支不成金局,不以从化论,但熟荫比之福,亲殁,贫苦到老。见丁制辛,奸诈无常,女命合此,长舌淫贱。
支成金局,辛不出干,乃财多身弱,不以从财论,必须支成金局,辛不出干,不见比劫印绶,方为真从财格,得人提携而致富贵,妻贤得内助力。

九月丙火
戌月丙火入暮,暮者如日落地平线下,其光倒映而上,虽人作晕,气极微弱,最忌土晦,必须用甲木辅壬,方能取贵无壬无癸,盖戌官火土亢燥,甲木枯凋无水,滋润不能制土,故壬、癸均可用也,但壬能辅阳光兼能润水,甲、壬两透,富贵非凡,癸水仅能滋甲,不能辅丙生晕。见癸出于,富贵均轻,且是异途,若壬、癸藏支,或壬透甲藏,均不可儒透而已,见庚金困木,用神被伤,定是庸小,无甲、壬、癸,又不合外格,无用之人也。
支成火局,炎土失令,运行东南富贵,西北孤贫。
如沈桂芬命
丁丑
庚戌
丙午
庚寅
月令偏才被刺,专取时上偏才,运行南方,翰林出身,官拜大学士。
又间子明命
辛酉
戊戌
丙午
庚寅
戊土出于,晦火生财,运行南方,父以子贵,大富之格,入暮之火,喜行生旺之地。与炎上格一理共推也。

十月丙火
亥月丙火绝地,休囚已极,裴有甲木生扶,不能别取用神,故以甲木为基本,时值壬水当旺,甲木是长生,湿木无焰,不能生火,故须戊土为制,木得水,土培植,便能生火,但戊土制壬,又嫌其过,更取庚甲为辅,甲、戊,庚齐透,才煞印相生,必然富贵,若火多,专用壬水,水多专用戊土,土多专用甲木,应病与药,俱刃随宜酌用,水多无戊,木盛无庚,皆为有病无药,寻常人物,丙火用壬,木忌己土混浊,独有十月丙火见己,名“己土混壬”,大贵之命,盖时值丙火衰绝,非见生扶、不能自存,而亥官木气甫萌动,为旺水所束缚,不能生丙火,见“己土混壬”,大贵之命,盖时值丙火衰绝,非见生扶,不能自存,而亥官木气甫萌动,为旺水所束缚,不能生丙火,见“己土混壬”培木,甲木即转为生旺,丙火绝地逢生,功名富贵,皆臻极顶。
亥宫甲木,虽长生不旺,见卯、未会局,茂同春木,亥一未会,即“己土混壬”也,己月庚金亦同见酉、丑会局,即旺而可用。如四柱多见壬而无戊、己,亥宫甲木,虽不能生火,而丙有生意,亦难从煞。唯作煞旺身衰看,如见申金克去亥宫甲木,仍作从煞论,不失宦门之士 。
丙日见辛,更值壬辰年时,化合逢时,大贵之命。

十一月丙火
仲冬丙火,略同十月,虽在冬至,后一阳潜生,究属微弱,四柱不可无甲木相扶,比肩为助,时值水旺秉令,如见壬水出干,必须戊土制之,若无甲木,一生名、利虚浮。何也?丙火微弱,见壬水固长其克,见戊土亦濯晦光,不足以成名也,故壬、戊两透,更须甲木出干,方为富贵之命。水多热戊,火多无壬,皆为下格。火多无王,可用癸水,得金相生,无戊、己相克,小富中贵,水多无戊,宜用“己土混壬“,必须甲木出干,方为贵命,盖十月亥官甲木长生,木气荫动,得”己土混壬“,即可转弱为旺,子月严寒木气潜伏,须干透甲木,方可缓”己土混壬“之例也。
十一月丙火,气势衰绝,见壬水多而无甲木生扶,作弃命从煞论,亦可青云得路。

十二月丙火
十二月气进二阳,木火渐旺;丙无壬不贵,生大寒前,与十一月同。用壬,不可无甲、丙生扶,大寒之后,己土当旺,壬忌其混浊,丙惧其晦光,亦须用甲为佐,壬、甲之用相同,而取用之意有不同也,壬、甲两透,富贵有准,壬透甲藏,贵有不足,若无甲木,一壬独透,而丙火支神生旺者(巳午),只能富中取贵,盖无形中,有旺土晦丙浊壬,气势欠清故也。
丑官人元为己、辛、癸三神,若一派己上,不见甲、乙,名“假伤官格“,聪明性傲,假名假利。见癸水己土出干,取伤官制宜,主自创基业,须运行东南,木火生旺之地为妙,若己土制癸太过,又取申金泄土生癸,癸水必须出干,方为秀气,虽不成名,亦有雅人风度。
盖己、辛、癸三神,同宫有情,如丙火支神生旺,行金水运亦佳,否则,不宜木火之地,以用神有情有力,故有相当之成就也。


第三节  丁火选用法

丁火不离甲木,见甲,如子得母,虽在秋冬,亦无毒绝之虞,又不可无水,但不宜多,多见壬,癸,不论为官为煞,皆有灭火之惧,见土则更晦;喜用壬、庚,见金多为财,身旺则利。

正月丁火
正月甲木司权,木旺火塞,非庚能劈甲,何以引丁。见甲多,用财破印,最为上格。运至西方,必然大贵,但晚达,盖大运不论顺行逆行,至西方庚金得地,必在晚年矣。
正月木旺火相,丁不旺自旺,见庚、壬并透者,为“助官格”,不失儒秀之土。

二月丁火
二月乙木司令,木旺火塞,非庚不能扫乙,非甲不引丁,理同正月,用才破印者,大贵之格。
月令卯木为偏印,必须用庚金财以损之,而财印不宜相混合,若乙、庚并远,庚金必输情于己妹,乙、庚贪合,运行金水之乡,一贫澈骨。庚透乙藏,不能相合,庚有利乙之势,乙木反能引丁火之焰,即用乙亦无宫,进入水火之乡,自然富贵,有乙无庚者,主贫苦无依。
月令偏印秉旺,见独煞高透者,亦主大贵,此格取煞印相生,不取才煞,皆是身旺用煞,假煞为权,好在甲木出干,若一派乙木,不见一甲,湿乙无焰,不能引丁生火,此人富贵不久,因贪致祸,弄巧成拙,且不能承受先人之业也。若癸水多,须取戊、己制之,异途显达,无土出制,贫寒之格。
支成火局,见庚取食神生财,清贵显达,(比劫争财,清贵不富),不见庚金者下格,其人懒惰奸诈,常居人下,(支成金局,不见金水而透甲木为“假炎上”,同正月丁火。)

三月丁火
三月戊土司令,泄弱丁火之气,先用甲木制戊引丁,次用庚金泄旺土之气,甲、庚两透,富贵有准,一藏一透,亦主儒林,缺一便非上格。
支成木局,木旺火塞,见庚金破印,异途显达,但不见丁火制庚(比劫夺财),或见癸水泄庚生水,有一于此,便是下格。
支成水局,加以壬透,煞重身轻,终身有损,不夭折天年,亦非令终,若丁火,日元临于生旺之地,干透戊己制煞,便是廊庙之才,丁火不旺,贵亦减逊,见甲出破土,便是常人。

四月相火
四月丙火司权,丁仗丙威,气自炎烈,见丙火出干,名“丙夺丁光”,得壬、癸破之,异途威权显达,贵居极品;无壬、癸,旺极无依,此人贫苦,即使丙火不透,柱见壬、癸藏支,亦必用官煞,盖巳宫丙火乘旺,必用壬、癸制之,其理同于煞刃相制,惟配合不同,贵有差等耳。
戊、庚出干,名“伤官生财”,取戊为用,巳宫庚金长生,土、金同宫相生,惟嫌土晦火光,故格局取富。四柱多戊而无壬水者,名“伤官伤尽,清贵不富,见甲、乙木出干,戊土被伤,便是常人。

五月丁火
五月丁火,月令见禄,不离金水为用,与四月一理共推,但金、水同值休囚;取金生水,取水制火存金,金水互相救济,其用方彰,支成金局(或虽不成局而生旺),见庚、壬两透者,富贵非常,壬藏支中,亦非白丁,要运行西北,金、水得地,方始显达,无壬水,得一癸透名“独煞当权”,亦必出人头地,不失富贵恩卦,若见土见壬、癸,便是常人。
用壬、癸忌见木神,如见亥、卯、未字,泄水生火,则劳而无功,平常人物,即使行金水运,亦不过丰衣足食。终刑子息。

六月丁火
六月大暑之前,理同五月。支会木局。丁火自旺,土透金水,必贵之格。大暑之后,土旺用事,泄弱丁火之气,故须甲木为用,壬水为辅。
如支成木局,甲透天干,亥官自有壬水,煞印相生,更见庚金劈甲引丁,及能化未土而生壬水星官,必贵之格,空有凌云之志,难展骥足也。亥官壬水不宜出干,若水出干则湿木,性不能引丁,便是常人;然有甲透,亦有才能,有庚透方无刑伤,无甲者假名假利。
未月火,土皆月令用事之神,见土多即不出干,无形之中,亦能晦火,得庚金、辛金出干,泄土之气,即为“贵格金藏”、一富而已,土多无金,运行北方,亦为富格,盖金为将进之气,土润自能生金也。

三秋丁火(七、八、九月)
丁为衰竭之火,生于三秋休囚之时,不可无印生扶,故专用甲木,甲不离庚,借次劈甲引丁,故以庚为甲之佐,三秋金神秉令,才旺;嫌其破印,又取丙劫为助。夏月大旺,更见丙火炎威莫当,故有丙夺丁之光耀,余月不忌,见丙出干,丁火气转生旺,与丙火日元同论,若支神更见生扶,宜用财官为妙。
三秋丁火,甲、庚皆可为火所,用其中又有分别。
七月申官自有庚金,又有壬水,才旺暗生官,如见甲丙并透,支神生旺,喜用财官,必贵之格,柱见戊、己制住壬水,便富而非贵;才官为月令当旺之神,正气正盛,倘丁火生旺不足,专用甲木,化壬水而引丁火,取丙为助,亦为富贵之格。如见一海豹庚金,财多身弱,富屋贫人,不作从才论盖壬水泄庚故也。月令庚、壬势力并行,丁火见庚气摄而惊,多主惧内,妻子主事,若壬水出干泄庚,又见丁火化合帮身,身旺任财,庚气不泄,大富之命也。
八月甲、丙为重,如甲出干,又透庚、丁,富贵有准,如见一派辛金,无比劫印者,弃命从才,富贵两全,异进位显名扬。七、八月丁火,总以甲木为重,无甲则乙亦可用,名“枯草引灯”。用乙者不离丙晒,盖乙为柔木,见金神旺,木气自慑,不能不借丙火之助,故云甲不离庚,乙不离丙,甲木得庚则灵,乙木得丙则荣,方能引伸丁火也。无甲用乙者,富贵皆少,且富而不贵者多,即不富亦食充盈。

三冬丁火(十、十一、十二月)
三冬火之气绝,阴柔之丁,生于衰绝之时,喻如寒灯,融融之火,非甲无所附丽,“滴天髓”云:“如有嫡母,要秋可冬。”甲,丁之母也。
冬丁有甲,须水多金多,可称上格,己多合格,便是常人。无甲而支见亥、卯、未木局,亦可生扶丁火,引化官煞,煞印相生,亦为上格,总之三冬丁火,不离木神为用也。庚金为取佳之配合。
三冬壬、癸司令,如丁火生旺,见金水相生,为“财官格”(癸弱为偏官),官星当旺,富贵奚疑,丁火衰弱,取庚金劈甲引丁,局势灵活,故庚金为最佳之辅助也。见丙火出于,丁仗丙光,气转生旺,更见支神生扶,必取月令官煞为用,四柱有金发水之源,官高权重,异途显职。
壬、癸出于,须取戊、懒情破之,支见木局引化,运行东南,主小富贵;或见丁火合壬,戊土合癸,暗增木火之气,此化忌为喜,亦必取贵。
仲冬金旺水多,全无比印者,作从煞论。见出印合伤,破格,便是常人,且主骨肉浮云,六亲流水。
十二月五官己、辛用事,如见己、癸、辛出干,格局取贵,用神不离甲印
 楼主| 发表于 2009-4-27 01:33: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论土

第一节  土性

金木水火四者,乃春夏秋冬四时之代名,而土则位于四时交替之际,如春,夏之间,木气未尽,火气已至;夏、秋之间,火气未尽,金气已至,秋、冬之间,金气未尽,水气已至;冬、春之间,水气未尽,木气已至,其中所生间杂之气,曰之为土。故其性质,亦因气候时间之不同,而其宜忌亦有所变异。
春季之土,其势虚浮。而此时水旺土自弱,故需有火化木生土,得金制木,亦为有益,但不能太多,多则盗泄土气,暗受其损,另水亦不能太盛,因春土虚浮,见水旺则溃敞无用,若得比劫相扶,则可克水。
夏季之土,其势燥烈。此时火旺土亦旺,极需盛水滋润,始成有用之土。木虽能生火而增火势,有焦土之虑,但若四柱有水,则不足为患。夏土亦喜见金,因金能生水,使水有源而不绝,总论夏土旺而喜见水。
秋季之土,因金神秉令,土乃金之母,金多,则耗泄其气,形成子旺母衰,内气虚弱,此秋土之性质。木性于秋为金所克,无力克土。秋土喜见火,因火能化木而生土,亦能制当旺之金,免泄耗土气。忌见水,因秋土虚弱,见水易致溃散。总论秋土喜火而忌水。
冬季季之土,亦需要火暖,土温则万物始有生机,遇水旺则易溃,见金多则气虚,得木多则凶。


第二节  戊土选用法

正、二、三月戊土
戊土厚重,生于三春,无丙照暖,戊土不生,无甲疏劈,戊土不灵,无癸滋润,万物不长,故用神不离甲、丙、癸三者,土暖而润,木自繁荣,用丙、甲者(煞印),须有癸为配合,用癸者(财煞),须有丙为配合,凡八字得丙、甲、癸三者齐透天干,富贵极品,或藏或透,轻重适当,亦必显达。(正月甲、丙、戊体用同宫,甲丙并透,地支有水润泽,必然富贵)。
正、二月木旺土崩,余寒未退,宜先丙为用。无丙,虽有癸、甲,如春寒多雨,万物生而不长,是人一生易成易败,富贵艰辛。有丙无癸、甲者,名曰春旱,万物生而多危,是人一生勤苦劳而无功。(节气进退,宜抑扬,初春土寒,用丙,甲可以无癸,仲春土暖,阳气渐减,用癸、甲可以无丙,轻重之间,随宜酌之 。)
一派丙火而无癸水为润,此人先泰后否。(丙为印,故先泰;无癸财,故后否。)文成火局,火炎土燥,癸透者贵,壬透者当,若壬、癸多,木湿土寒,又宜用丙,酌其轻重定之。一派甲木,无丙者常人。
一派甲木,或支成木局,透甲者又宜取庚金制之,为“食神生财格”,戊土乘旺,富贵非常,辛金无力,不取,倘无庚金,不作从煞论(正月戊土长生,二月乙木,无力制戊,故不能从。)七煞旺而无制,非大恶遭凶,定作盗贼,若日下坐午,不得令终。(午官印煞两旺,有印化煞,煞不制刃,更为“阳刃倒戈)。
一派乙木,名“权官会党“,官多同煞,而乙、庚有相合之情,虽有庚金,亦难制乙,此人内奸外直,口是心非,加一甲在内,而无庚金,必懒惰自甘,贪心无厌,以上正、二月同论。二月乙木秉令,见一乙出于,得壬、癸生之,为财官格,亦富贵论,贵多就武,或用月垣当旺之乙,出于贵重,藏支贵轻,若壬,癸多,土湿气寒,仍当丙印。
三月戊土司令,宜先甲为用,辰官乙、癸戊用事,乙不能疏土,以甲代之,甲透出干,有癸生助,四柱暗藏丙火,戊土厚重而暖,取财滋弱煞为用,体用同宫,又合需要,富贵显达,超群铁伦,福泽之厚,回出寻常,即使不能如上格完备,见癸透滋甲者,显贵有准。丙透辅甲,儒秀清贵。丙透甲藏,无癸者富,有癸者显达异途。不见甲、丙者,贫贱无用之人(以上言用甲)。
丙火太多,旱田岂能播种,得壬透为救者,先贫后富;癸透为救者,先贱后贵。壬藏,衣禄充足,癸藏,荣誉播,行运引出,自然富贵。
支成火局,癸透者富贵逸获,壬透者,富贵难成。何也?癸艉天然雨露,得之自然,壬乃江湖之水,灌溉功成,故有劳逸之殊(以上立印旺用时)。

四月戊土
四月同仁、戊司权,火旺土实,不能无水润泽。土暖而润,万物滋生,故支藏癸水,即不畏丙炎。戊土厚重,取申木疏间为主,而以丙、癸为佐。丙透甲出,癸水藏支,廓庙之材,丙、癸、甲三神透一,而支藏得所,终不失富贵。
若一派丙火,为火炎土燥,偏枯之格。见癸透壬藏(中亥),富贵有准;或支藏一癸润土,衣食充足,骨肉无刑。(戊土太旺,不免刑伤骨肉,得癸润则无刑。)若癸透无壬,又无金相生,癸与戊合化火,成局无破,富贵非轻,要行才火旺地。
支成金局,癸水出于,名“土润金生”,奇格也,主大富贵,经论智勇,回出寻叙。

五月戊土
五月火气愈炎,用癸恐其力薄,先看壬水,次取甲木,壬、甲两透,名“君臣庆会”,位重权高,加以一辛发水之源,官居极品。
支成火局,虽有癸水,不能大济,杯水难制车薪之火也,人命合此,即好学不倦,终不成名,且火土熬干癸水,主有目疾。若得壬水出干,虽不见甲,富贵声名并美。癸水无根(无申亥及金相生),丙、丁火旺,戊、癸相合,格成化火,戊子上下丁合,化为火格,运喜东南,理同炎上(见丙火五月节)。
四柱土多而无水,火炎土燥,格成志旺,同上四月节。

六月戊土
六月土旺用事,夏土干燥,先看癸水,土重而实,次看甲木,金水之气将进,四柱见金水多,三伏生寒,宜用丙火,得甲、癸、丙齐透天干(癸、甲为用,丙为配合)富贵有准,有癸、甲(才煞)无丙,不过小贵。有癸无甲、丙,不过略富,有丙无癸、甲,衣禄充足而已。
癸透辛出,支藏丙火,“伤官生财格”用印,异路功名可许,见庚、壬,只恐富而非贵,辛、癸、丙、甲全无,贫贱下格,勿问妻子。上临旺未月,见四柱火重,火炎土燥,与“稼穑格”小异,见庚、辛金结局者,不贵即市,透病享荫庇福,非上格,透癸无根,癸合于戊,格同稼穑,亦是贵命,如通根辰、丑,戊、癸不化,小富而已(同上有癸无甲、丙)。

七月戊土
七月金水乘权,金旺土虚,水旺土荡,故先看丙火。有丙,土暖而实,才能用癸、甲,如四柱见金水多,更以丙为重,所谓“火重重而不厌,水泛泛以非祥”是也。
丙、癸、甲齐透天干,富贵极品,或丙、甲两透,癸水会局藏辰(戊辰),威权赫奕。富贵兼全,如见戊子、戊申,即嫌戊土力薄,权位较轻。无丙,得癸、甲两透,如戊土生旺,异途显达,当中取贵。(生旺才,支临巳、午、戌位,戊土虚弱,富贵而空)。无癸、甲、丙者,无用之人。
支成水局,戊土生于申,旺于辰,不能弃命从财,宜取甲木泄水气,仍以丙火生助,戊土为贵倘见申富庚金出干,克制甲,戊土虽生旺,亦只能取富矣。(为食神生财格佩印)

八月戊土
八月辛金秉令,子旺母虚,赖火照暖,喜水滋润,先丙后癸,不必甲疏。盖月令伤官当旺,戊土得丙而实,取伤官生财,为格之正财(伤旺则用丙)。故丙、癸两透,富贵有准。丙透癸藏,富贵不巨,无壬不过儒秀。癸透丙藏,当中取贵无丙,不过能人。
四柱纟皆辛,无丙、丁,为“土金伤官格”,功名不利于文,定利于武,一见癸水,富而且贵。(水火为灾,土金为武,为大概之分。)总以戊土坐实生旺为妙。
支成水局,壬、癸出干,才多身弱,愚懦鄙吝,富屋贫人(不能作从才论)。四柱有比劫分散财神,颇有衣禄,财多宜用比劫,但以有火生助为妙。

九月戊土
九月戊土当旺,专用甲木,但戊为燥土,无水润泽,木性枯憔,故必以癸水滋木为佐,地支更有丙火配合,土暖而润,喜用财煞(癸甲),合此定发云程,富贵无疑。
癸水出干而熊甲木,见金相生,必然大富。若无金庄,癸水无根与戊相合,化不逢时,格之下也。
支成水局,壬、癸出于,用戊止流,亦主大富。
支成火局,土燥不发,虽有甲木,反增大旺,无水一生困苦。四柱多见庚、辛,四无水,土、金伤官,子旺母虚;又当取丙为用,行辛运,合至丙火,死于非命。卯四柱多土,支聚四库,为稼穑土气寒,喜用丙火。

三冬戊土(十、十一、十二月)
三冬水旺秉令,湿土泥泞,故不用癸,专取丙火,佐以甲木,非丙火,土不暖,非甲木,土不灵,安能发生万物,显上之大用乎。
十月亥富甲木长生,得土和水培植,木气自旺,故见甲、丙两透者,富贵有准。甲藏亥中,但见丙火高透者,亦主富贵,即甲、丙既藏支下,用神最清,亦主富贵,但不可见庚破甲,有庚须丁制之,主异途显达,无丁制庚便是常人,亦不可见壬困丙。如见壬透,须得戊土比肩制之,主富中取富。
十一、十二月隆冬冰冻,寒土冻泞,专以丙火为专,甲木为佐,如甲、丙出干,通根寅巳,富贵有准,湿土寒滞,如不见甲、丙,得一己字,亦不失为社会闻人。
一派壬水不见比劫,作从才论,因人而得名利。月令才星秉令,见比劫乎财,得申、丙为助,亦主大富。以甲制比劫,以丙暖土也。土寒水寒而无丙、丁,虽有甲木,亦是内虚外实之人。
十二月气进二阳,见一派丙火,干透支藏 ,戊土弱中变强,得一壬透,气清而旺,富中取贵,无壬水者,孤寒下格。
丑宫用事之神,为己、辛、癸,日元戊土,更见辛、癸出干,为“土金伤官生财格”,但用神不离丙。丁金成格,丙火为用是也。
四柱土多,支聚四库,格万成稼穑。


第三节  己土选用法

正月己土
三春己土,田园卑湿,必须暖润疏辟,万物乃得遂其生,故取用不离甲、丙、癸为佐。三月丙暖癸润,次以甲为佐。凡八字甲、丙、癸三字全者,富贵极品,缺一非上乘。此三春己土之总诀也。
正月己土,田园犹冻,以丙暖为先,寅官甲禄丙生。若甲、丙并透,癸水藏支,配得中和,富贵极品,缺一非上乘。此三春己土之总诀也。
如一派丙、丁,全不见水,亦为无碍,何也?己土卑湿,正月犹寒,见火多,反主厚禄,加一癸秀润泽,富贵极品,但不可透戊合癸,反作常人。
己土忌见涧水,盖己土卑湿,喻如田园,壬如江河泛滥,浸没田园,急须戊土为堤,方能自保,八字壬多见戊,定主清雅富贵,无戊便是常人。

二月己土
二月阳气渐盛,万物发生之时,己土生旺(己巳、己未),宜无取甲木疏之,次取癸润丙暖为助。用甲忌甲己合,木旺之时,不能从化,反失疏土之用,合官忘贵,此之谓也。
己土支临午、巳、未,见甲、癸出干,专用财官,定主富贵,加以丙火一位,官居极品,权重百僚;若见壬水润土生木,不如癸水之有情,富贵稍轻。见庚制甲,壬水戊土重重,便是常人,有丙犹有小富,无丙贫寒(柱见庚、壬,己土虚弱,便不能任才官,不仅庚金伤克官星也,官赖财生,见戊困癸,才基被制,同为破用,有丙火生助己土,聊以为救,不能去病也。)
支成木局,乙又出于,庚透不合者,富贵之命,亦须己土生旺,方能用伤官制煞。如木旺土崩,无庚用丙,化敌为友,亦大富贵命。若乙、庚并透,庚必输情于乙妹,不能改邪归正,此必狡诈之徒,运入东南,如不死必起不良,见辛亦难制乙,须用丁火泄之,行丁,小人而已,不致无良。

三月己土
三月土旺秉令,己土卑湿,辰宫又为水墓,故先丙后癸,次取甲疏,总之不离暖润疏辟之用也。丙、癸、甲齐透天干,富贵极品,但要得所抚制,用丙忌壬透,用癸忌戊、己透,用甲忌庚透。
有丙、甲无癸,亦可致富,盖月令辰为财库,自有癸水也,但不贵耳。有丙、癸无甲亦然,辰宫所藏为乙、癸、戊三神,见癸、乙或癸、甲出干者,为“杂气财官格”,大富贵命,贪财宜印,须随格局定之。若一派乙水无金制之,贫贱夭折之命。
甲与己合,格成化土,专取丙火为尊,专旺不纯,必须以印为用,化气最忌泄耗,见金窃气,格不破而无成。

四、五、六月己土
三夏火旺土燥,田阅焦拆,急须雨露为涧,专取癸水为要,用癸不可能丙火为配合。夏无太阳,禾稼不长,火愈炎,愈能显雨露润泽之大用,故无癸曰“旱田”,照丙曰“孤阴”,但癸水至夏,弱极无气,须有辛金乍之,金为水之源,有金相生,自无涸竭之虞,无辛癸,用庚壬亦可,但富而不贵,且须好运方发,则雨露与灌溉之别也。(三夏火旺土燥,火既须用壬,癸水,如见金水太多,反用丙火,亦非不可能也。)
丙、癸两透,加以辛金发癸水之源,富贵极品。丙、癸透藏,有辛相生,水火既济,亦富贵有准。三夏火旺之时,己土干燥,即使无丙,只要癸透,有庚、辛相生,亦是富贵之格,惟忌戊土出干,伤癸晦丙,不可不辩。
一派丙、丁,或支见火局,有癸无根,如旱田苗碣,更加甲木生助,无滴水解炎,偏枯已极,孤贫到老,即有壬、癸为解;无庚辛相生,水被熬干,不为鳏叙寡,必犯目疾;心贤之灾。壬、癸无金,而通根亥、子,虽不熬干,亦为无源,虚名虚利,有亥辛相生,则富贵非轻。

七、八、九月己土
三秋甲神秉令,子旺母处,寒气渐增,万物收藏之时。得丙火制金暖土,癸水泄金润土,则己土生长之力,无殊春夏,挽回造化,必为伟大人物。
七月申宫,庚、壬两旺,然己土喜癸而不喜壬,见壬、丙两透,必然名高望重,权位并尊。壬、丙两透,异途显职,武职权高。
八月支成金局,癸透有根,必主大富,且富中取贵。七、八两月一理相推,总之金水重,用丙火,火重用金水,为不易之法。有丙火无壬、癸,虚而不实,有壬、癸无丙,富而不贵。己土要生旺方合。
九月支聚四库,土灌须取甲水流土,有甲者富,无甲者贫贱。见癸滋生甲木,无庚金伤克,支藏丙火者,亦必贵愿。(上不重,则不用甲,专取癸、丙,同上七、八月)
支成火局,燥土无水为救,奸诈凶恶之徒。见癸,虽有金生,亦嫌力薄,得壬辅癸为救,富贵双全,见戊伤壬,便是凶危贫贱之命。

十、十一、十二月己土
三冬湿泥寒冻,非丙火照暖,土无生意,故专用丙火。火藉木生,故甲木参用。不可用癸,三冬雨露化为霜雪,癸出,己土愈冻,故不可用。戊土,唯初冬壬水旺时,取以为制。用神不离丙火,盖才能被印,取劫制才所以护印也。无丙用丁,但丁火不能解冻除寒,必须甲火为辅,丁火多,不过衣禄安然而已。
丙火干透支(寅、巳),富贵有准,须甲木辅丙,无壬水制丙,方是上命,即藏丙无制,亦是富贵之命。
三冬己土,见壬水出干,如水浸潮田,才多身弱,寻常孤苦之人;须戊土为救,得戊辅己,财破身荣,加以丙暖,富中取贵。总之见火不孤,见土不贫。
一派癸水,不见比劫印绶,作从财论,反主富贵,若见比劫争财,又无丙火暖土,平常人物。
一派戊己,支临巳午,己土变弱为强,反用财富,甲木透者,富贵之命。
 楼主| 发表于 2009-4-27 01:33:4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论金

第一节  金性

金乃至阴之体,但内含至阳之性,故曰具肃杀之气。金喜有火炼,方能成器,但要相均始贵,因火重金轻,金被烧溶,火轻金重,则无力锻金。木能生火炼金,故亦需互济相生。金能生水,水旺则金沉,土能生金,土多则被埋没不显。
春季之金,因阳回大地,肃杀之气无存,而正月乃金之绝地,二、三月则为胎养之期,性质柔弱,故取土生金,以火温之,而此时木旺,金弱不能克之,反遭水损其力。亦因金生水,春湿水盛,弱金何堪被盗泄其气,总论克金,乃非时之金,失去原来之功用,全靠扶助,求其配合中和。
夏季之金,仍然柔弱,形质未具。燥烈之土,不能生金,但却能阻隔炎烈之火,使不能溶金。夏金喜有水滋润,更宜比助,因水于夏令至绝地,火土乾燥,必须有金生,使能源源不绝,乃可制火润土。忌见水破土助火而克金。
秋季之金,当权得令,得火煅炼,遂能成器,见水则精神愈秀,遇金则琢削施威。
冬季之金,旺气已过,气泄而弱。肃杀之气,与严冬之气相并,益更冷酷。冬水旺秉令,金气暗泄,衰金不能克木,见木多亦不能琢削。见水多则有沉潜之患,而土能制水,金藏于土,但仍需火来助土,火土相生,金始得混养。


第二节  庚金选用法

正月庚金
寅月金之绝地,衰绝之庚,非比印生扶,不能显共用,干透庚、辛,支临辛酉,庚金反弱为强,总论云:“金来比助扶持最妙是也。”如取土相生,则喜己土而忌戊土,死金嫌盖顶之泥,戊土高亢,惧遭埋没,己土卑湿,生生不绝,总论云:“性柔质弱,欲得厚土为辅是也。”
四柱有比劫生扶,月令甲木得禄,丙火长生,才旺生煞,见丙、甲两透者,富贵非轻,两者透一,亦必异途显达。用煞者非多就武,见丁火出干,亦主富贵,盖寅宫有甲引丁,官星有气,财旺生扶,故以富贵推之(忌壬、癸伤克。)
支成火局,火旺熔金,须壬水为救,更见庚金比肩透者,主大富贵,无比则身弱,富大贵小,如无壬、癸,残疾废人。
四柱多土,甲透者贵,甲藏不能破土,庚金之用不显,只能用才,一富而已。若见庚金破甲,比劫争财,富贵两失。
总之甲被金伤,须丙火、丁火为救,丙透癸困,须戊、己为救,否则,用神被伤,寻常人物。一注:总论乃为造化元论之总论篇。

二月庚金
二月庚金,理同正月。春金衰绝,不能无比印生抉,日主支临申辰(庚申、庚辰),弱中转旺,与秋金相似,喜用财官。月令乙木当旺,自生丁火,才旺生官(卯宫有乙木,与午宫有丁火,己土,理同母旺子生,自然之理);但乙、庚相合,若乙木出干,必然轮情于庚,有贪合忘官之弊,宜以甲木引丁,见甲丁两透,当贵无疑,甲藏丁透,亦必贵显,但以庚金生旺,为必要关键,如支无比印,庚金衰弱,虽丁甲并透,不过一方能人,要行庚金生旺之地,方可显达。
无丁用丙家富,利于异途,富贵得自艰辛。用丁火者,必以甲木为妻,庚金生旺,甲木即受其制。功名虽利,妻官未许同谐。

三月庚金
三月戊土秉令,母旺子相,庚金自然生旺,无须比肩扶助,只怕土旺埋金,故以丁火锻炼为主,甲木疏土引丁为佐,丁、甲两透,不见比肩破甲,富贵之命,但要运助,盖辰月甲丁(才官)皆非当旺之物也。甲木藏支,有丁火出干,亦必显贵。丁藏,甲木虽透,不过儒秀。丁、甲俱藏,无比肩劫夺,富中取贵。有甲无丁,见丙火,才生弱煞,无壬、癸困丙,由行伍出身,致身通显;丙火太旺,又宜壬、癸制之,为“食伤制煞格”,武职显达,领袖戎行。
支聚四库,土重埋金,又以甲木为主,丁火为助。总之三月庚土旺金顽,无甲不能自立,无丁不能成名,二者缺一,皆属常人。无丁用丙,壬、癸皆属病神。
支成火局,再见丙、丁出干,得壬、癸制之,自然富贵,无水制火,残疾废人。
火局无比劫,食伤,作从煞论,富贵非轻,但多夭折。
支成水局,不见丙丁,名“井栏叉格”,极品之贵。三月井栏叉,宜行金水运。

四月庚金
庚易长生在巳,亦戊临官亦在巳。有土泄火,丙为熔金;有火燥土,戊不生金。火炎土燥,必须用壬、癸水为救,方和中和。书云:“群金生夏,妙用元开。”元武者壬癸水也。夏金见水,名为,“刃生”。月令火土太旺,得水润泽,庚金方有生意,除非金水两旺,方能别取用神也,壬、丙、戊三者,皆得所或出干,富贵无双,盖庚、丙、戊体用同这,壬水其神,合于需要也。丙火透出,七煞乘旺,得壬水出干制之,为“食神制煞格”,主大富贵。壬藏,富贵皆小,且恐名过其实,无壬为救,此人刑克妻子,有名无实,夏金用壬、癸,非取其泄,故甲木为忌神,见甲泄水生火,反增火旺,劳碌奔波之人。
支成火局,无水,不得已用戊己土晦火存金,终嫌埋没不显,运宜金水。

五月庚金
午宫丁火旺而烈,庚金至午为败地。锻制太过,专用壬、癸为数,理同四月,但壬、癸至午,休囚已极,无金相生,水易干涸,故用壬庚,更须见庚辛(比劫)为佐,壬透癸藏,支有庚辛金生之,富贵易于反掌,切忌戊土出干制水,便是常人。有戊须甲木为制,不失僻秀。若壬藏戊出,木不能制,亦是常人。
支成火局,无水为救,劳碌奔波,得壬、癸出干,定主异途显达,惟忌戊土出干制水,便是录常人物。
壬官丁、己同宫,己土阴柔,可以泄火补庚。如四柱无木,而见己土出干者,作富命推之,惟不免劳碌耳。运至湿水金水之地,戊土厚重,虽然晦火存金,终赚埋 金,虽期显达。
一派木火,无食伤印绶比劫者,作从论,惟午月生者,胎元大都在申酉,庚金有根不能言,从午官又有己土正印,宜细辨之。

六月庚金
六月己土秉令,金气将进,土旺金顽,宜用丁火锻炼。未中之丁,气泄于己,虽有如无,必须丁火出干,更见甲木破土引丁,庚金生旺(庚申),能壬才官,富贵无疑,用丁忌见癸水伤丁,有丁无甲,不过儒秀;有甲无丁,寻常人物;丁、甲全无下格。
丙火出干,支会火局,庚金气弱,仍以王城水为用,同上五月。
支会木局,财旺生官,富重贵轻。
支聚四库,宜先取甲水破土,次用丁火,富而且贵。

七月庚金
七月庚金,月令建禄,刚锐已极,专用丁火锻炼,次用甲木引丁,书云:“秋金锐锐最为奇,壬癸相逢总不宜,如逢木火来成局,试看福寿与天齐。”凡阳干生旺。喜克不喜泄,故宜用丙、丁,但不可宜用壬、癸,书又云:“建禄生提月,财官喜透天,不宜身在旺,惟喜茂财源。”亦指阳干生旺而言。如得丁、甲透,财旺生官,进行木火旺地,富贵无疑。用星官,须有财相生,有丁无甲,丁火无所附丽,不过儒土;有甲无丁,为“金刚木明”,行商坐贾之人;丁、甲两无,下格,无了用丙,身强煞泄,假熬为权。运行木火,必掌军符,握失权,为第一流人物。
支成水局,柱见丙丁,以甲木为引,何也?孟秋旺金生水,势力并行,不见甲木,丙丁必为水困,何能出人头地?柱无丙丁,名为“井栏叉格”,喜行东方木地,以泄之气,所谓用神多者,宜泄之是也。

八月庚金
八月庚金,月令阳刃,刚锐愈甚,专用丁、丙,甲木为佐。丁丙或藏或透,柱中有甲木生助官煞(丁丙至八月衰弱,故须用水神生助),名为“阳刃驾煞”,主出将入相,威权显赫,富贵无双;惟忌壬、癸,困住丙、丁,便为下格。见壬、癸须有戊、己出制,但戊、己泄火生金,金旺不劳印生,火弱何堪再泄,故水无而见戊己,亦为破格,中等之命;须戊、己制水,而不得煞刃相制之用,则不失为富贵之命。
柱见重重甲、乙而无丁,无用人也。金旺木衰,非火莫制,不见丁火必作艺术之流。
丙、丁、甲、乙全无,支会金局,有水泄金气,名“从格革”,行西北运,富中有贵,但多刑克,运入火乡,逆其旺气破格,命不能延。若柱中原有火者,从革破格,飘流孤苦之命,运入木乡,衣食稍充,然总为艺术之士。

九月庚金
九月戊土司令,大惧土厚埋金,不可无甲木疏土;然甲木仅为紧要之配合。三秋之金,犹有余气,加以月令旺土生金,用壬水或用丁火皆可以取贵,壬水为方进之气,丁火为墓库之光,且体用同官(戌为火墓中藏土金火),配合适宜,用之皆贵。用壬水者忌见戊、己,用丁火者,忌见壬、癸。
甲、壬两透,用甲疏土,用城洗金,富贵有准,即使甲木藏支,亦不失清贵。
无壬而见丁火,用甲木破土引丁,亦必显贵,无丁用丙亦同。三秋庚金,余气犹盛,柱有辛酉,干透辛金,即是阳刃见丙火为“煞刃格“,主威权显赫,职掌兵刑。丙辛宜阳隔位,不合;或辛透,丙火藏己得所,有相制之用为妙。支成火局,柱有比劫,格同煞刃,主功名魁首,方面之尊。三秋金旺火衰,不宜壬癸制煞也。
四柱戊多生金,无甲木破土,混浊朴拙,即有衣禄,不能长久,若仅日元一庚,必遭埋没,愚蠢下贱之流。

十月庚金(三冬庚金一理共推,可参用之)
十月水冷气寒,非丁不能造庚金,非丙不能暖金水,齐云:“水冷余寒爱丙丁”。又云:“金水伤官喜见官”是也。但亥、子月为庚金病死之地,加以旺水泄气,庚金已失坚刚之性,非支临生旺(申、酉、辰、丑),不能任用丙、丁。如原局日元衰弱而见丙、丁,必须运行身旺之地方,能飞黄腾达,所谓伤官最喜劫财是也。特三冬庚金,不能缺丙、丁,无丙、丁不成局,故先取之。丁不离甲,十月亥宫,自有甲木,见丙、丁丙透或丁透,丙藏寅巳,富贵无疑。丙透丁藏,异途显职,但不宜见子水困住丙、丁,见子水,有己土出制者,亦不失为中等格局。
有丙、甲无丁者,富而不贵,金水混杂,全无丙丁者,下格。支成金局,无火者,僧道孤贫之命。

十一月庚金
仲冬余寒水冷,不离丙、丁、甲取用,理同十月。
丁、甲两透,丙藏寅、巳,富贵无疑。丙、甲两透,丁藏支下,异途显职,无甲木,丙、丁无根,富真贵假。丙藏寅、巳,见有二三,亦是富格。癸水出干,困住丙、丁,便是常人。癸少丙多,可许一富,但多劳碌鄙俗,不见丙、丁者,下格。
支成水局,不见丙、丁,名“井栏叉格”,“伤官格”之变也。运行东南水火之地,大贵,但须丙火为助,盖从全局论之,格局变为“金水润下”,见丙、戊为“财官格”。

十二月庚金
十二月气候严寒,丑宫土旺,湿泥冱冻,非丙火不解,故以丙为重,次以丁火锻金,甲木为佐。丙、丁两透,再加甲木,大富大贵,无甲异途显职。严寒之时,调候为先有丙,通根寅巳,即无丁、甲,亦富贵命,特富大贵小,若有丁甲而无丙,不过才能儒秀而已。癸透困丙丁、虽有衣禄,寻常人物。
支聚四库,土暖金温,单见丁火,即以贵格推之。支成金局,无火,贫贱之人。若巳在时上,当以丙火得所推之。


第三节  辛金选用法

正月辛金(正二月辛金一理共推,可参用之。)
辛为温润之金,生于寅月衰绝之地,其弱可知,失令之金,性爱湿泥滋养,先取己土为生身之本,次取壬水淘洗 ,方能显辛金之用。寅官甲木秉令,甲为财星,微弱之辛,何能克之?更防财旺被印,必须得寅庚金扶助,庚金破甲,所以救己土也。(有庚为助,不见己土亦无妨碍。)总之正月辛金,衰绝,得印劫生扶,方能用壬水也。
己、壬两透,柱有庚金制甲,富贵无疑。(如甲木藏实不伤己土,不必定要庚金。(己土藏午,壬、庚藏申,亦主异途显达。己、壬缺丁名“君臣失势”。有己无壬者,不贵。有壬无己庚者,贫贱。有己庚生扶,而用丙火者,贵多就武,显于异途。支成火局。即有壬水己土,不能承受,盖壬水至寅病地,气泄于木,难制过旺之火,火克辛金太过,常人而已,须庚、壬两透,壬以破火,庚发水源,定主富贵显达。

二月辛金
二月辛金失令,气势衰绝,全持配合生扶,柱见酉、丑,辛金有根,用壬用丁皆可取贵。
衰绝之辛,喜己土相生,忌戊土埋金,但用壬水者,亦忌己土混浊,须取甲木为救,乙木虽当旺,不能破戊己,仅有相克之情,故主虚名虚利,徒然奸诈刻薄耳。
辛金通根酉、丑,见壬、甲两透,富贵显达,无异得申中之壬者,异途显达。庚金临官在申,可以助辛旺也。壬藏亥中,不见戊土出于者,亦为才能秀士,衣禄充足,无壬用癸,寻常人物。一派壬水,名“金水汪洋”,淘洗太过,万事不能承受,合此,男女俱不吉,反宜戊土制之。
二月卯官自有乙木,才星秉令,才旺自能生官,辛金柱有生夫,用丁火,富贵显达非常。用丁者忌壬、癸伤了,忌戊土埋金(己土不忌)。见戊,须甲木出干制之。若火土太旺,名“官印相争”,金水两伤,下格。得二壬出制,富贵反奇。

三月辛金
三月戊土秉令,辛承正印,母旺子相,辛金阴干,喜泄不喜克,仍以壬水为正用。土旺之时,戊土虽不出干,仍防其埋金寒壬,故以甲木破戊为佐,有甲,则金水之气自然流通,不患阻塞,故壬、甲两透,富贵显达无疑异,一透一藏,异途显达,富贵有准,无壬、甲,下格。
三月辛金,最忌丙、辛相合,土旺之时不能化气,辛金喜壬为用,见丙贪合,有不顾用神之嫌。如日时见丙,得癸水破之,可许儒秀,惟不免寒蹇耳;或支临亥,申、子、丑,壬癸暗藏,可以破丙解合,而用亥宫壬水,异途显达,禄位崇高,惟 忌戊土出于,克制壬水,无甲木破戊者,才常虽富,终为寒士。(亥、申中壬水皆可用,惟亥宫有,申宫无甲,为不同也。)

四月辛金
辛金温润,珠玉之质,最怕洪炉之火(旺火);又惧厚土埋金。时逢夏首,丙、戊临官。烁石流金,非水无以为救,水至巳官绝地,非金相生,无流之水易涸。如支见金局,壬水出于,又得甲木破戊,名“一清澈底”,富贵皆臻极品。癸透壬藏亥、申,富贵真假,异路功名可取;不能见戊、己制水,见戊、己便是常人。壬、癸皆藏,无戊己者,略富。若壬、癸俱熊,但见烈烈火攻,贫贱下格。
支成火局木局,俱为下格,有制则吉,无制则凶,凡火旺无水,取己土泄之,乃不得已而思其次也。

五月辛金
五月丁、己司权,辛金失令,何堪旺火锻炼,须己、壬、癸并用,何也?柔弱之会,其情必依乎母,己土,辛之母也,但丁、己同官,火旺土燥,须壬、癸制火润土,方能生金,己无壬不湿,辛无己不能,故壬、己并用。无壬亦可用癸,但癸力小,若壬、己两透支临亥、子、丑,权高位显,富贵极品,壬藏癸透者,不失为知名之士。无壬而有己、癸异途功名可取。壬、癸须有庚金相生(或金局),食禄王家,可知操券。大忌戊土克壬,四柱有水,尚可用甲破戊,无水用甲,更增火旺,无益反害也。
支成火局,虽癸水叠见,难救车薪之火。见壬出兼癸破火,必主人才出众,社会知名。无壬又戊合癸水(癸年必是戊午月,)午宫己土不得润,名为“燥泥成灰”,辛金必嗡锻熔,定为孤贫乞仆之命,有一二比肩者,不致孤独。

六月辛金
六月己土当旺,丁为虽衰,犹有余气,火土干燥,专用壬水,理同五月。土旺秉令,故取庚金泄土生壬为佐,壬,庚两透,必贵之格。即壬、庚藏中(庚金得地,壬水运生),亦主富贵。仇忌戊、己出干制水,须以甲木为救,但用制戊,又虚庚金出干,制甲;己贪合化土,名“土埋污金”。混塞壬水,亦主贫贱。甲、己须隔位不合,方可言富贵也。
若只未中一己,不可见甲,专用壬、庚,便是富贵之格。火土旺燥之时,一见壬水,便为“湿泥生金”。见甲破己,反作常人。若未中丁、己出干,见申宫庚、壬,便以富贵推之,天干己土,不能制支中之壬,无须甲木为救也。倘不见甲,庚透无壬,富贵便假。

七月辛金
七月辛金临官,辛金不旺自旺。申宫壬水长生,取此一点壬水,泄辛金之秀,清贵显达,不宜戊土制之,见戊为病,须取甲木为药,有病有药,亦主衣禄。
申中庚禄壬生,势力并行,见一派主、癸泄金,又当取戊土为救,盖辛金柔弱,不出庚金,生于七月,不比春夏,喜之又泄,又惧泄之太过。见一点戊,制水生金,反为辛金,主有富贵。见甲破戊,或原局无戊,俱属富人。
总之七月辛金,壬少为富,书云:“云浅金多,号曰体全之象是也。”专取壬水为尊,戊甲为病药辅佐,参酌用之,丙、丁锻金总不宜取作用神。

八月辛金
八月辛金当权得令,旺之极矣,专用壬水泄之为贵,见金水以流通,火忌戊、己阻塞,故又取甲木为佐。
用壬水,泄旺金之气,壬不在多,书云:“水浅金多,号曰体全之象。”如一派辛金,见一点壬水泄之,必主富中取贵。
干透二辛,支成金局,旺金喜泄,得一壬高透,淘泄群金,仍允文允武,邦家之材。辛金无用丁之法,所谓珠玉之质,不宜锻炼也。生于八月旺极之时,无壬泄气,不得已用丁火制之,配以己土取煞印相生,亦为美格,终以缺乏秀气,富重贵轻,无泄无克,必是刚强败度,不良之辈,若为僧道,可免凶危。
伤官宜其生财,而财亦不宜多,如一派辛金,而得一壬一甲,必然受绿万钟,异途显达,若多见甲木泄壬,名为“用神无力”,土为富不仁,须得庚金为救,得庚透者,大富贵,且主仁义,但不宜见丁,盖了火破庚合壬,虽见丁在支,亦破格局,不过风雅清高,衣食饶裕而已,卑无远志。

九月辛金
辛金阴柔之质,最畏土旺金,戊月戊土秉令,厚重亢燥,甚于辰月,喜甲疏壬土,壬泄旺余,壬、甲必须并用,盖当今之上,如至四五,即有一甲出干,难为克制,厚土埋金,定主愚懦,得壬水并出,冲刷土层,滋助甲木,并泄旺金,虽不云贵,终能劳碌致富。
戊土出干与否,关系极重。如甲戌月,即使支聚四库,亦能去浊流清;若为戊戌月,虽有甲木藏支,亦难成名,必须申木出干,方能破土也。
故壬、甲两透,支成水局,富贵无疑。壬透戊土藏支,而支中有甲制戊者,亦不失为俊秀之士。支中多戊,有甲出干,虽合水藏支,亦必异途显达,富中取贵。
甲木所以破壬,如戊土不透,而见庚、壬出干,庚、癸水源,壬水冲刷,辛金无破埋之尤,自是一清澈底,大富大贵无疑。
无壬用癸,虽无冲刷之功,亦有清金润金之用,主富贵自艰辛得之。
若木多土少,但有戊中一戊,又无一水者,寻常人物。己土出干,四柱无壬有癸,亦能滋润辛金,稍有富贵。多己,便只一浊富之人。
戌宫辛、戊、丁向宫,见丁、戊透。仍不能无壬、甲为用,盖辛金珠玉之质,忌炉冶之火,加以戊土,有埋金之惧,不以煞印相生,遂以贵取也。

十月辛金
辛金喜用壬水。十月壬水秉令,为“金水真伤官”,时值小阳,阳气初潜,寒气未盛,故先用壬水,次取丙火暖水温金,所谓金水伤官喜见官也。但亥为辛金病地,旺水泄病金之气,须原命有比劫生扶,(庚)支临生旺,(酉丑)方能用之,原命水暖余温,宜行比劫之乡,金寒水冷,宜丙火调候之地。(参阅十月庚金节)。
壬、丙两透,丙、辛不合,富贵无疑。何也?亥月壬水乘权,丙火暖金水而不含辛,名“金白水清”,即一透一藏,亦不失异途显达,富中取贵也。
亥宫壬水乘权,如四柱一派壬水,泄弱辛金,名“金水汪洋”,格局转变,从全局观之,与十月壬水见辛金滋扶同论,喜用丙、戊,见戊土出干为堤防,以制当权之壬水,更见丙火调侯,以助戊土,富贵兼全。丙、戊藏于寅、巳,亦不失为社会闻人。无丙有戊,不过一富(参阅十一月节)。若壬、癸太多,而无丙、戊可用,则为奔波劳碌之命。(变为润下格者,又当别论,参阅下十一月节。)贴身透丙火而无戊土,丙、辛相合。支成水局,更见壬、辰,称为“真为水格”,大富大贵,运行木火,亦不忌,惟惧戊土破格,然此类格局,亦可以用神多者,宜泄之法论之。取胎元寅宫,甲木泄壬水之气,壬、丙辅映取贵,不必定以化元论也。
辛金忌用丁火(偏官),但在十月,则亦可用,盖亥月绝地之火,不能熔金,如见戊、己制住壬水,滋扶辛金,弱转为旺。亥宫甲木长生,得水土滋培,财星有气。用丁火财滋弱煞,贵多就武,用丙火财旺生官,贵多就文,此与金水伤官调候,用丙有不同见,壬、癸出干,困住丙、丁,便不能用。

十一月辛金
十一月金寒水冷,专取丙火调候为要,子中癸水盛权,癸为寒冬雨雪,大忌出干冻金,而困丙火,不如壬水为清,但不宜见戊。戊土何故可制癸,亦能晦壬丙之光,为金水伤官所忌也。
壬、丙两透,不见戊土出于,科甲显官。一壬藏支,有丙火温暖金水,亦有功名。理同十月,宜参阅之。
壬、癸太多,泄弱辛金之气,“金水汪洋”格局转变,宜取丙、戊为用。从全局论,以壬水为主,不以辛金为主,专取巳宫戊土堤防为主,丙火调候兼生戊土为助,与三冬壬水太旺,喜用财煞同论。如支成水局,加以丙透,有二戊出干,主大富贵。无戊出制,贫苦常人。壬多无丙、戊,泄金太过,定作寒儒,宜取甲木泄之为妙。所谓用神多者宜泄之是也。如壬多,甲、乙亦多,不见丙火,乃寒儒之秀士。(金水气清,故不失聪明儒秀。)
壬、癸水支成方局,润下通源,干透庚、辛,不见戊土“金水伤官”变为“润下格”,富贵非常,运行西北,忌东南,如无庚辛,而干见乙、己,又无丙,戊,必为僧道。

十二月辛金
十二月己土秉权,月令又值金墓,辛金不弱,惟隆冬严寒,湿泥冱冻,非丙火,冻凝不解,非壬水金气不秀,故以丙取富,以壬取癸,壬丙两透,富贵廊庙之材,一透一藏,衣禄功名不和。有丙无壬,富真贵假。有壬无丙,秀士寒儒。丙多无壬,而有癸者,商贾贸易之流。
丑宫己、癸、辛同宫,如见己、癸并透,虽是贵秀,究嫌寒气冻凝,非丙火解冻,不足以言富贵。
无丙而见甲、丁,仍须壬透,方是清贵格。壬透泄秀,文名遍海内。丁、甲不足以解冻,故为名儒而不为官宦也。
倘取丁火制金,甲木为引,则甲木必虽通根会局,才官有气方能用之。如一命甲子、丁丑,辛卯,己亥,甲木引丁,亥卯会局,才旺生煞贵为抚院,否则甲木无根,丁火力弱,亦不足以取贵。如一命甲子,丁丑,辛丑,己丑,冻水无焰,终为一寒儒。
 楼主| 发表于 2009-4-27 01:34:1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论水

第一节  水性

水性润下,顺则有容,逆则有声。水源不绝,仗金生而流远,水流泛滥,赖土克风堤防,但与土合,则有浊源之病,与火相均而合,与火相均而合,则有既济之美,忌见木旺因木能泄水之气,木多则水死。
春季之水,旺气方退;散漫而无源,喜见金生扶,因三春水旺火相,水因气泄而涸,故要以金生水为源,且金能制水,故春水不能缺金,但不宜过多,金多则水浊。另春水仍寒,故需火暖,但不宜太旺,旺则水涸,春水当旺,水少则气泄,水多则木浮,故需土培根,方有水木清华之象。
夏季之水,气势衰绝,因值火土燥烈,自然干涸,而金于夏月亦气息微弱,故虽生水,而木盛泄水之气,更助旺火势,使水更加快干涸。总而言之,夏水体弱气衰,易遭损害。
秋季之水,时值金神秉令,金者,水之母也。母旺子相,水源不绝,金水澄清,内外晶莹。秋土不能克水,但却能浊水,火虽多,水亦能克之,而秋木则赖水而荣。
冬季之水,当权得令,但值万物休止之时,见土则形藏归化,金虽能生水,但引时水旺无需金生,且水冷而令金寒。水冷亦令木冻,了无一意。但冬水见火,增暖减寒,得阳和之气,使成有用之水,泄秀于木,滋润于土,温润于金。


第二节  壬水选用法

正月壬水
壬水至寅月,为病地失令之水,虽有汪洋之象,而无奔冲之势,秉性已弱,当以庚金为先。月令丙、戊艮生,水兄丙,戊出干,才煞两旺,用印,必贵之品。庚、戊出干,丙藏于寅,亦主富贵恩荣,一庚无破,丙、戊皆藏,亦有功名。(以土用印。)
壬不离丙,丙不离壬,水辅阳光,其象至清。所宜注意者,壬水临病地是否能任才也。若丙火出干,有得禄之甲木生之,柱有庚 、辛卯,身旺任才,或寅、午、戌会局,透丙火,才旺用印,皆是贵格。见戊、己出干,晦丙塞壬,使富而不贵。(用财或用印。)

二月壬水
水死于卯,加以旺土泄死水之气,其弱可知,专取庚、辛,制旺木而发水源,故有庚者富贵。庚透大富,庚藏小富。
支成木局,庚金透干,富贵名宦。庚藏,异途显达。水多无金,壬水泄弱,虽儒士亦傍人度口。
木多见火,为木盛火炎,用印,宜兼取比肩帮身,一滴可调万里,富贵无疑。木多无火,宜专用印(庚辛)。用壬,衣禄常人。如比劫叠见。壬水汪洋,又用戊土为堤防,但月令乙木秉令,宜取庚、辛制伤化煞,兼发水原,不宜用火,戊、辛两透,富贵有准,戊土出干,辛藏于酉,恩卦可期。
戊辛两透,无丁甲出干,破戊制辛者,亦有功名。

三月壬水
辰为水之基地,而戊土司权,恐有壅塞之患。先取甲木疏土,次取庚金发水源,甲,庚两透,必为显宦。甲透庚金藏支,名位不少。甲藏寅,亥,有庚透,亦有功名。癸水出干,滋甲疏土,故易以甲也,若独甲藏支,不过一富,独庚藏支,常人而已。庚聚四库,无甲疏土者,名“煞重身轻”,终身有损,得二甲出干,不见己土来合,甲浊壬,定主富贵。
丁火出干合壬,当以庚、辛为用,财星来合,格局取贵;无庚、辛,支聚寅、卯,丁、壬化木,当以水为用,无水而见火,泄水气者常人而已。
总之三春壬水,木旺用金,乃是有用之命。盖壬水泄弱故也。若水旺则不宜用金,多见庚金乃无用之人,必须以丙火制之。三月土旺用事,无形之中有晦丙克壬之患,用丙火又须申木出于制土,气势澄清,壬、丙交映生辉,才能取癸,若无甲木,一富而已。

四月壬水
巳月壬水绝地,丙戌司权,水为火土所逼,有干涸之惧,单见比劫为助,犹嫌不足,更须有庚辛金发水源。(单用壬、癸,防有旺土所制,单用庚、辛,防为旺火所克。)印比交相为用。透辛防丙合,透癸防戊合,既不能化,徒伤用神,故以为忌,壬、辛两透(专用印比)富贵有准。无壬无癸,得癸辛透,更须甲木出干,暗制戊土,劫印方为有力,否则丙暗合辛,戊暗制癸,无形之中劫印受其损伤,只作财多身弱看。故无甲者,富贵门下闲人,百事不能承受也。火多无比劫印绶,作弃命从财看,因妻致富(参关五月壬水)癸透,无庚辛金相生,又无壬水化助,熬干癸水,定主残废。
如满盘金水,支见申、酉,亥、子,壬水逢生坐实 ,变弱为强,反用巳官当权之丙、戊,理同劫印化晋格(见四月癸水节),上承遗荫,创立宏基,富贵显达非常。若见寅字,与己相刑,名“土木交锋”,木助火旺,柱虽多金,亦长火矣,主小儿疮积,大人暗病,名利皆虚,终无创立。
柱多甲、乙,泄壬水之气,辛金无力,宜用庚金,壬、癸为助,庚透癸,庚藏常人,丁火合壬,不能化木,徒然引比劫多争,卑无远志(日主向财),故柱无丁火,而多见壬、癸者,聪明显达之人,支成水局者大贵。

五月壬水
午月丁、己同宫,助官两旺,但壬水至午,休囚已极,不能任官财,必须取印劫生助,无庚不能蓄源,无癸不能伤丁,故取庚为君,癸为臣。(恐丁旺伤辛、故取庚金,恐壬水合丁,故取癸水,如不伤不合,辛、壬同效用。)庚、癸两透,富贵有华。庚、壬两透,才略权位非常。有金无水,金被火伤,平常之人,理同四月。
壬水生四、五月,柱无金外,未可便作从财论,盖胎元在申、酉宫,壬水有根在戌、未,则为“从财格”因妻致富。(生四月者,十一月胎元在未,生五月者,九月胎元在戊。)须细思之。
木多,有火无水,贫贱夭折之命。

六月壬水
未官己土当权,壬水有涸竭之虞,先用辛金储水之源。如见戊、己透出,须有甲木小干制之,辛、甲两透富贵有准。甲藏辛透,儒秀清贵之品。辛藏甲透,异途显达。(凡土居生旺位,虽取木制土,仍用辛金。
如戊、己在支,可不用甲,土燥水涸,宜用庚壬,庚、壬两透无伤,才高位显,即壬出庚藏,亦才能出众,不失相当地位,最忌见丁,合壬破庚,虽有清高而主穷闲。
一派己土,官化为煞,己土浊壬而不能止水,须甲、乙出于制之,有制才有衣禄,且不奸诈。

七月壬水
申宫金禄壬生,母旺子相,势力并行,有冲奔之象,戊土为堤防。庚金禄旺,防其泄土生水,故以丁火制庚为佐。丁、壬忌合,无丁取丙火为佐。如戊不出干,宜用戊官之土,申宫受病之土,不足以制旺水也。戊透,加以丁透年干,不与壬合,名臣显宦。戊透,丁藏午、戌,异路卦恩,但忌见癸,破丁合戊,羁合用神,则失其用。支见寅、戌,丙、戊出干,无伤,亦必显贵。丙、戊两藏,富中取贵。
四柱多壬,见一戊出干,名“假煞为权”,权位非常,须有丙、丁生土,忌甲木破土。若支藏甲木,亦可不忌。月令庚金得禄,自能破之,若甲多出干,制过七煞寻常人物。中小之庚,不能破天干之甲,不过衣禄无亏而已。戊土太多,又须甲木制之,见一甲出干,略有富贵,无甲,困穷到老。

八月壬水
壬水至酉,月令正印秉令,金水相生,名“金白水清”。(壬水旺不取印者,非是。)忌戊土阻塞,己土混浊,故以干透甲木为妙。甲透壬水彻底澄清,必为显宦。柱有戊、己,见甲木出干而多,去浊留清,妙水有交欢之象,词臣显宦无疑。甲透年干,名为“文星”,主文人学土,清贵之品,忌庚金破甲。甲木藏支,无庚破之,亦主儒林之秀。
壬水多,支有申、亥,此不作“金白水清”看。不用甲而用戊,丙、丁为佐,理同七月,壬多无戊,人清才浊,终主困穷。
四柱无甲,满盘皆金,名“独水三犯庚辛”,号曰体全之象。以金为体,以水为用,见下八月癸水节。

九月壬水
壬水至戌月,为官带位,其气将进戌宫,戊土司权,壬水虽旺,无泛滥之尤。壬少,则有阻塞之患,故必以甲木为用,甲透月干,功名可许。
如壬水有印劫生助,月令戊土出干,时透一甲制戊,正是“食神制煞格”,所谓:“一将当关,群邪自伏也)。但宜见丙火,通根壬己为妙。盖三秋水冷木枯,而气寒,见寅字,则木皆有根,全局灵活,故有丙,便主衣禄富贵,清雅之品,一派戊土,时透甲木,煞重有别,定主玉堂清贵,忌己土合甲,庚金破甲,又将丁火为救,无丁贫贱。甲透见丁,略有富。

十月壬水
亥官壬水临官,汪洋浩瀚,势不可御,必须取戊土为堤防,丙为为佐。书云:“建禄生提月,财官喜透天”是也。丙、戊两出,运行南方火土,必然名利双全。有丙无戊,商贾贸易之人。有戊无丙,气象太寒,常遭跌失,不能聚财(参关十一月壬水)。无丙,戊,用丁、己,富而不贵。
亥宫甲木长生,见甲出干,必破戊土,须以庚金为救。戊庚两透,官高位显;或有戊庚无甲,支藏丙火,不但富贵,且多福寿。戊藏支,无甲木克制,亦主儒秀。甲出制戊,无庚为救,反致穷困。
支成木局,又见甲透,泄弱壬水之气,有庚制者富贤,无庚常人。
支成木局,不见壬己,名“润下格”,运入西北大富贵,行东南运,贫贱萧箱。

十一月壬水
壬水至子月,阳刃之地,旺逾其度,专取戊土相利以成格;时值严寒,水土皆冻,非丙火解冻,不足以取富贵,故丙、戊两透者,权高位重,才能德业无双。有戊无丙,不过处世有道,名利难全。有丙无戊,好谋无实之人。
支成水局,不见丙火,即有戊土而不得所(辰、戌之戊,或寅中之戊),常人而已。如、丙戊藏己解冻止流,功名显达非常(戊透,丙藏寅支亦同),但须好运,迎阻便非。(即“煞刃格”也,刃旺宜行煞旺运。)
支成水局,不见丙戌,为“非天禄马格”,运宜东方,忌行南方,火土之地。
支成火局,身旺任财,一富而已。
两壬争合一丁,或两丁争合一壬,此为平常人物,名利难成。若支见四库,水不泛滥,财星相合,又主富贵。壬午日、丁未时,亦主权高位重,何也,子中癸水阳刃,午宫己土得禄,宫刃或格,财旺生官,名“用神得地”,与用丙、戊理同,富贵兼全之命也。

十二月壬水
壬水至十二月,旺极将衰,上半月癸,辛主事,壬水徐气犹盛,专用丙火解冻,辛金助壬,丙、辛俱透不合,富贵有准,无丙定主众寒。(丙透过辛相合,亦不为妙,见丁颇吉)。
下半月己土主事,壬水气衰,丙火为先,更取甲木为佐,丙透甲出,富贵无疑,四柱无比劫夺财方妙,如比劫出干,丙藏支中,寻常人物,戊制比劫,不失儒秀,且有禄寿。
支成金局,不见丙、丁,名“金水沉寒寒到底”,一世孤贫,见火解寒,方可言衣禄。


第三节  癸水选用法

正月癸水
癸为弱水,至寅月(病位),阳回大地,水火发皇之时,性尤微弱如雨露之精,专取辛金发其源,次取丙火照 暖,名“阴阳和合,万物发生”。
得辛、丙两透,富贵非常,盖辛金生癸,涓涓不绝,乃成江湖。寅官甲禄丙生,伤官生财,真神得用也。丙神出于,辛藏酉、丑,皆主异途显达。丙、辛皆藏,富中取贵。无辛、丙,定主贫贱(以上用印)。
支成火局,辛金受困柱有壬水,制火护辛,便以富贵推之,无壬贫贱(以上用劫)。
支成水局,癸水转弱为旺,丙火透而无比劫出干争财者,主富;虽为常人,衣禄有余,如更见壬水出干,当取戊土为制,寅宫甲木临官,丙三长生,木旺土崩,戊不能用。若见丙火多化伤生官,当有异途之贵。(癸水不宜用戊,支见亥、子透壬,则不能不用戊土,更取丙火化伤生官,以上用财及财官。)
干透戊土,戊、癸相合,得丙辰时,年干更透丙丁,柱无比劫者“真从化格”(化火格),以木火为用,富贵无双。见亥、申刑冲破格,便是常人。(变格)
总之正月癸水,专以辛金为主,无辛用庚,丙不可少无庚辛虽有丙、丁,亦无用之人。若火土多熬干癸水,定主残疾。

二月癸水
卯月为水之死地,木神当旺,癸水泄弱无神,专用庚金破乙,恐乙、庚相合,更佐以辛金,庚、辛俱透,无丁克制,富贵无疑。无庚、辛,用申、酉、丑之金,或透或藏,亦必异途显达,富中取贵。无庚、辛,贫贱之人。
庚、辛太多,癸水转弱为旺,得丁、己两透者,作大贵推,盖取丁大破庚、辛,生己土而化乙木也。癸水不见壬劫并透,不用戊土,故以己土偏官取贵。
支成木局,时月又有木出干,泄水太过,穷困多灾,运入西方,亦不甚清泰,乃无用之人。(水木从见,不能变作“曲直仁寿格”)。

三月癸水
辰宫为水之墓地,又值土旺,须分上、下半月论之。
上半月(清明后,谷雨前),丙火未炽,癸水有回光反照之气,如有金水生助,可以用丙火,名“阴阳承蔼”,亦能取贵。
下半月(谷雨后),土旺秉令,丙火虽为配合所不可少,但用冲不能无庚、辛(财印须不相凝),盖戊土厚重,非金引化,则癸水不灵。故生上半月,有庚、辛蓄水源,可以用财星;生下半月,必须专用庚、辛,而无丙、丁伤合,方可以取贵。
支聚四库,土重为病,虽用庚,辛,更须甲木出于破土,方许富贵,无甲者,孤贫之命。
戊土出于,从化者多,得化者荣禄;不化者,仍用庚、辛泄土生水,金旺财官印相生,亦主富贵,若土重金轻,平常之命。
支成水局,癸水变弱为旺,见己土出于,得丙火生助,乃“假煞为权”,亦贵。若见甲木破己,常人而已。(甲己虽合,总属破己。)
支成木局,无金气,“乃”伤官生财格“,主有智学财禄,但以泄水太过,主早年多滞,而无实财,终以见金制木生水,方成上格。

四月癸水
巳月水之绝地,癸水微弱,喜丰相生,无辛,庚亦可用,但不自然,贵出异途。四月火土当旺,单见庚、辛,力犹不足,须以壬、癸比劫,制火存金为佐。余水二者,交互相生,方为上格(参关四月壬水节)。辛金出于加以壬水为助,富也极品。如见丁火(或午火)制辛,或午破酉,皆为破格,贫苦常人。见壬合丁,贫不太基。见癸制丁,衣禄颇充,但不免克妻耳。辛金藏支,无丁伤克,运行金水之地,大富贵;运不得地,亦不失儒林俊秀。
无辛用庚,巳宫虽为庚金长生之地,然巳中之庚,为火土所逼,不能生水,必须别见庚金,方能用之。庚、壬并透,异途取贵。若见丁火克制庚金,或合住壬水,断作废人。无丁,即使无壬水辅庚,亦不失为儒林秀士,但迂而不显耳(以上同印劫)
一派火地,无庚、辛,又无比劫,名“火土熬干癸水”,主残疾损目或早夭折。
一派金水制火润土,癸有根源,变弱为旺,反取己宫之丙、戊为用,才官当旺,名“劫印化晋格”。若见一丁火出干,克庚合壬,格局尽格,虽为贵介,无用之人耳。

五月癸水
癸水至午,气弱无根,喜庚、辛为生身之木,午宫丁火司权,庚、辛为其所制,何能滋癸?须取比劫为助,方得庚、辛之用,理同四月。
印劫并透,支会金水之局,癸水弱小变旺,而用午宫,丁、己才官,必主钟鼎各家,身为显宦,书云:“金水会夏天,富贵自天来,运行火土地,名利总无力”是也。若才官太旺而用印劫,亦必富贵双全。印劫无须并见,并互为制方妙。劫透无印,胎元在酉(生五月者,十月胎元在酉),自有滋癸之用,景气不失。(九月胎元不以此论。)若印透无劫,虽支见一水,不过一巨富之格,书云:“水源会夏天,贵轻富自然。”是也。
支成火局,贴身见戊,格戊化火,如无戊土,不作从才论,盖胎元在酉,癸水为为无根。(九月胎元,并可作从论。)无壬为救,熬干癸水,定主残疾、夭折。见壬、癸为救,必然衣锦腰金。(同上财官旺用印劫)。
一派己土无印劫,又无甲木制土,可作从煞,富贵非轻,盖午宫己,丁并旺,丁火之气泄于己土,土得癸水润泽,即能生金,故不能从才。若己土多,制住癸水,午破胎元之酉,却可从煞,但总以九月胎元从之真也。凡从格见刑冲破害,必然破格,贫贱之命。

六月癸水
未月为金气将进之际,推测最难准确。
大暑之前庚、辛元气,用印必须有比劫为助,方许富贵,看法同五月,无比劫常人。
大暑之后,庚、辛进气,不长丁火伤克,见庚、辛透,便推富贵,不必定要比劫为助,然亦忌丁火出干,或见午火,皆不秀也。
六月癸水不能从煞,盖未为木墓,乙、己同宫,欲破不破,如见金制乙,即生癸水,故不能作从煞论。生大暑后,金水气进,柱见印劫,癸水变弱为旺,用未宫当旺之己土,假煞为权,小富小贵,因己土受乙木之制,欲奋飞无翼也。生上半月,金水虽多,仍用印劫,无取火土之理。

七月癸水
水生于申,申宫庚金临官,母旺子相,癸水不旺自旺。然癸为弱水,壬不出干,无用戊土之理。戊土之气泄于庚,印旺何劳印煞相生?非配合适宜,戊己亦不能用也。月令庚金刚顽,用丁火以破旺金。丁不离甲,可透带甲,名“有焰之火”,为人光辉难掩,富贵非轻。丁透无甲,无壬制丁者,虽煞甲木作引,亦不失儒林俊彦,得二丁制金更吉,金多熊制,必主贫贱。
丁禄在午,如见一丁藏午,名“独财得位”,宫中取贵。丁藏未中或戊中,微弱无力,不过常人,稍有能力而已,逢冲岁运,可以发财,虽柱有甲水引丁,不以贵取。如戌、未并见,或二戌一未,无印劫生助,土多水寒,又不作富贵推,见甲木出干破土,亦能用,毙弱水忌克,泄交集也。

八月癸水
八月辛金秉令,辛金虚灵之体,不比庚金之顽,无须丁火为制。癸水至酉,正是金泉清之时,丙火,则金温水暖,故取辛为用,丙火为佐,但丙、辛忌合,合则两摇摇欲坠其用矣。丙、辛同透隔位,不合,定主富贵,即一透一藏,亦不失为中等贵格。金水取其清灵流利,如四枝戊、己太多,塞水埋金,则为寻常贸易之人。
满盘皆金,独有日元一点水,名“独水三犯庚辛”,号曰体全之象。以金为体,水为用,滴天髓云:“母慈灭子,须扶其子,子旺则母自安”是也。此类格局,主福泽深厚,百事现成。
四柱只有金水二神,无丙火者,名“金水同心,”格同从格,运喜西北,忌东南,若见壬水出于,则与壬水同论(参阅八月壬水节)。

九月癸水
九月戊土司权,癸水涸竭,专取辛金发水源,土旺水寒,宜取甲木破土,金水之气流通妙。
生于霜降前,喜辛、丙为用,金溢水暖,以成贵格。甲木疏土生财为佐,理同八月。
生霜降后,土旺用事,水亦进气,见癸水出干,支临生旺弱转为强,戊土独透,假煞为权,或身煞两旺,用甲木食神制煞,格皆取贵。理同壬水(参阅九月壬水节),但水涸气寒不可无辛丙为辅。
故九月癸水,见辛、甲、丙齐备者,富贵非轻。三者缺一,宜得运助。三者俱无,贫贱之命。
总之土旺水涸之时,癸要辛金相生,无主用庚,金水旺相,方可用丙,否则总以金为用也。

十月癸水
癸水至亥,不旺自旺,但其中甲木艮生,暗泄元神,旺中有弱,看法宜分为二。
癸为弱水,支见亥、卯,未会成木局,木旺,则癸水泄弱无神,宜用庚、辛制木,以发水源。庚、辛两透,无丁阳克,富贵显达。无庚辛,得西方补救,亦主异途显达,但较小耳。如干透丁火,制住庚、辛,使金不能破木局以生水,单寒之极,须得癸水(比肩)制丁为救。(丁为疾病为弱,有救则格局无伤,无救单寒之命。)若一派金,又须丁火为制,丁出破金,名利两全。无丁,孤苦之命。
支见酉、丑,癸水生旺,三冬水性况寒,宜用丙火,兄丙出干或藏己得禄,富贵两全。无丙,寒苦之命。(除非合外格取贵,如润下、飞天禄马之类。)若四柱多火,癸水无印比为助,名“财多身弱”,贫贱到老。癸水不宜用戊。如柱见壬、子,气转生旺,不能不用戊土,与十月壬水同看。无戊,名“冬水汪洋”,奔波到老。得戊透制水,或己透戊藏,清贵。有两佐戊,富贵两全。

十一月癸水
仲冬,癸水严寒冰冻,雨露化为霜雪,专用丙火解冻。无壬不必刚戊,癸水虽旺无仲奔之性也。火土太多,方用辛金滋扶,倘无丙火虽见辛金,亦不为美。丙、辛两透不合,两两相生,金温水暖,富贵极品,此理至验。
一派壬癸,宜用丙、戊,无丙照暖,寒贱之士,如运行火地,顿吉。若聚亥、申、子、辰(柱多壬、癸),虽行大道,亦不吉,盖见己、寅午、戌之周,多冲激也。
支多金水,干透二丙,当以富贵推之,但贵不及富。无壬而一派戊土,为煞重身轻,贫夭之人。

十二月癸水
严寒冰雪,又值丑宫湿泥冱冻,腐物不能生长,专用丙火解冻,变化虽多,不离丙火,并须通根寅、巳为妙。
丙透见壬,丙火通根寅、巳,壬水通根申、亥,名“水辅阳光”,富贵极品,忌丁火合壬。
丙透见癸(比肩),地支见子合丑,名“冻云蔽日”,不能解冻,平常之人。用丙巳见辛合,须火制辛为妙。
支见水局(柱多庚、辛同论),丙透得地(寅、巳),名“余温水暖,虽不贵,亦拔萃超群。无丙,才荣虽富,终不成名,且无承受。
支成木局(柱多木同论),泄癸元神,须有金为救,仍以丙火为用,有金破木,读书虽未必成名,可以成家立业。无金残疾之人。
支成火局(柱多火同论),得一金一水透,主有衣禄,庚、壬不透,莫问妻子,此以丙火太多,故反用金水也。
三冬调候为主,专用丙火,然宫己、癸、辛同宫,如见懒情、辛出于,名“癸巳会党“。有己制癸,便可用丁,见丁火透者,名”寻夜灯光“,科甲富贵无疑,但以夜生者为贵。
凡冬月用丙,须丙火得地方妙,(无根寅巳,运行南方,皆称为得地。)否则,即重重丙火出干,安能轻许富贵哉。
七政四余果老星宗http://www.guolao.net
发表于 2010-8-7 15:24:45 | 显示全部楼层
顶!多谢好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一起煮茶

本版积分规则

◇◇◇煮茶论命社区·免责声明◇◇◇

本站仅供网友自由交流使用,所有言论均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承担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真实性所引起的一切争议和法律责任。
如您发现有违法或者侵权行为,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我们将立刻从网站上删除,并向所有持版权者致最深歉意!

手机版|Archiver|煮茶论命    

GMT+8, 2018-1-23 17:5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